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十章 拜师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望涯镇几千里外的陆寻国北疆重地原封城城外无罔山,此山常年烟雾缭绕,一年四季如春,传言此地为修仙者门派,凡人禁入,违者禁入将不受界规保护,故此从未有胆大凡人敢进去过。山中腰立一牌楼,飞书羽化门三个大字。门楼下俩名弟子正一左一右站立于前。

  其中一名弟子说道 ‘马师兄,昨日掌门匆匆从外赶回就发出召集令,试炼弟子,外出执事长老,闭关的各大堂主纷纷到议事大殿,听大殿轮值师兄说门会开完后长老、堂主纷纷都心事重重,好像有强敌压境般’。另一名弟子听闻后左右打探一下说道‘这事现在也不是什么秘密之事,好像是关于外族之事,具体什么事就不是我等身份的弟子所能知道的了,但是如果是外族之事也不必太过惊慌,北冥外族与我等是世仇,相传一直打打杀杀几千年了,莫不是北冥外族要准备开战了?’‘马师兄,这北冥外族是什么?师弟从来门内就从没听说过。’起先开口的那名轮值弟子问道。‘这北冥外族我也是从宗门卷轴殿内观阅一点,只知道这北冥外族不知何时就会发动种族大战,前来我境内挑衅,想要占领我此处修仙门派根基,北冥妖人个个厉害异常,非常喜欢吸食我方修士精血,我还从门内长老那得知如若被他们抓回去,会把我们当牲畜一样圈养起来,以供他们隔段时间吸食精血’马姓修仙者说完只觉后背冷风吹过,忽然打了个激灵。‘马修长,带领新进弟子不好好看守山门,是危言耸听,此罪要是告发于执法堂堂主那,不知你会挨何惩罚?’此话一出,马姓修仙者便慌张的四处观望。‘别找了,我早已从山门来到了宗门门口,在与你传话呢,切莫在乱言语,好生轮值!’马姓修仙者此时已是吓得脸色刷白,旁边的新进弟子是看的一头雾水,这师兄和自己聊着聊着突然惊慌的看向四周,现在是本本分分的站于门前,一句话也不说,这让这名新进弟子又好奇又疑惑,可是见师兄不在说什么,自己也不管问,只得和师兄一样本本分分轮值。

  羽化门门口,一名年轻男子见到门口站立的轮值弟子,对其中一名粗眉大眼的壮汉说道‘柳前,掌门在哪里?’‘回禀堂主,掌门刚才在议事大厅,现在不知去往何处了。’‘好,你等此处好生轮值’男子吩咐完后径直走向门内议事大厅。

  ‘怎么样,是不是真的那北冥妖人此行来势汹汹,势在必得?’大厅内一名年约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坐于正前方主位问刚进门的年轻男子。‘听闻赵前辈与那妖人交过手,却没试探出虚实,倒是那妖人修为不高,大约是一名神练期的修者。’‘哦?不可能这么简单吧。’‘确实,不知妖人使了什么功法,瞬间修为涨到结神期,硬接赵老一击,最后带着其族人安然全身而退。’待年轻男子一一汇报完后,中年男子脸上阴晴不定。

  一盏茶的功夫后开口说道‘羽飞,此事非同小可,在没有得到确凿的消息时,有些事我现在不方便公开,你还需带领你门人打探这些消息’羽化门门主吩咐完门人待门人走后起身向内殿走去。‘你都听到了吧,我们的机会与机遇到了,成败在此一举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你也明白,不用我在说什么了吧。’空空的大殿内只有羽化门门主一人的声音在回荡,放佛是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切记莫漏了马脚,我门派将来如何全在此一举了。’‘你终于想清楚了?还是怕你门派近几年发展太快,怕在这次冲击中被人利用,做了冤大头?’大殿内突然传出一声稚嫩的声音。‘你成功也好,他们成功也好,都与我无关,我只关心我门派将来,我不想祖师留下的基业毁于我手,既然他们要打压我,削弱我,我只好明哲保身了,此点正好和你口味。’‘哈哈哈哈哈,门主果然会挖苦,我行事怎样还没有人敢当面指点一二,你是第一个,看来我没找错人,怎么样,是按计划进行,还是......?’此时非同小可,我还需在打定几日,只是现在眼前的机遇不可错过,我看第一步可以施行,其他的待我门人带回情报,我在做打算.'嗯,羽仙没看错人,当年力保你这个资质一般,修为都比不上执法堂堂主的人做门主是有其一番用意的,现在看来你这人确是了不起,居然能隐忍如此多年,我摆在你眼前的大好机会数不胜数,你却一一推辞,不到万分把握是从不出手,门内上下管理的是条条有序,长老也好,护法也好,修为远胜于你确对你是毕恭毕敬,怎么样,我在发出一次邀请,你还继续当你的门主,来我这挂名一位执事怎么样?'哼哼,你打的什么算盘我不知道,你的年岁比我师傅都高,与你共事犹如与虎谋皮,凶险万分,我与你的交易也仅只一次,若事成,我们各得所需,将来井水不犯河水,我也会严管门人.'哼,你这个脾气我是越发看好,我的这句话永远有效,不管多会你要改变主意,我随时欢迎.''好了,此事到此为止,我们的第一步现在可以进行了.''好!第一步既然开始了,为了以表诚意,我会在第一步完成时送你一份大礼,你会看到与我合作不会让你吃亏.'羽化门门主听完此言后望向大殿一根石柱,站立许久后转身离开,走向了殿外.

  望涯镇.傍晚的斜阳照耀着这座山下小镇,城内还是一片热闹迹象,与动荡不安的修仙界是截然不同,张元父亲走在回家的路上是越走越慢.孙二被昨日那修仙者掳走定然没有生命危险这是让自己放心的,可是昨日所有修仙者却将目光盯向阿元是着实让他无法想明白,那腾空飞行的少年看向阿元的目光是目露凶光自己尽收眼底,当时真为阿元捏了一把冷汗,若不是后来赶到之人自己一家恐怕早已命丧黄泉,本想修仙门派想收阿元为徒,却不料个个不是诚心,不怀好意,又怕将孩子交给他们半路加害,如今自己在这城中是如坐针毡,看那名少年被本地修仙门派追杀,想必不会理会什么界规,万一浅回,对啊元起了歹心,自己可是束手无策.想到此处张元父亲是惆怅万分呐,本来自己家现在够乱的了,早上突然又跑来一人,此人无缘无故进门就找阿元,十有八九也是修仙门派之人,自己思前想后最后总结出,反正害怕那名少年前来加害,不如将此人留于家中,也许能保周全,待找到合适门派,只得把孩子送去,不然迟早会被那名少年加害.想到此处,张元父亲又回想起当时那名少年的眼神,处处想想杀阿元,如此之坚定,瞬间又让自己汗流浃背,抬头望向远处红日,心中暗暗叫苦,试问自己没干过伤天害理之事,感激老天让其老来得子,却不料如今卷入了修仙者的纷争,他一凡人孩子,手无缚鸡之力.哎,张元父亲突然想起一件事,拍了自己脑袋一下,骂自己老糊涂了,想办法想把孩子送往修仙门派,正愁无门无路,今日自己送上门来一个自己却在为这事犯愁.茅塞顿开的张父又大步流星的向家中走去.

  城东张元家内,张元跟着他的师傅锻炼了整整一日,起先男子想带张元出去跑步,张母坐于门前死活不肯张元出门,俩人无奈只得院中起跑,之后男子带张元锻炼身体,在二人正练的起劲时张父从门外进入,见到这一幕心中打定主意,对男子行礼说道'先生可是在教导我儿?'男子看了一眼张父说道'我还以为你一进门准备要赶我走,不错,我闲来无事,见你这孩子身体根基还行,教他一些强身健体之术.''既然如此,我儿快行大礼,拜先生为师.''不必了,晌午时他便拜我为师了.'男子洋洋得意说道.''先生不嫌弃我儿,耐性教导是我儿之福,我带我儿谢过先生.'张父说罢赶忙弯腰谢礼.张元父亲此举动着实让男子吃了一惊,早上还死活不肯让自己在于此处,现如今却想让他孩子拜他为师,突然的转变让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想想又释然,答道'既然你也不反对,我便最近闲来无事悉心教导他,至于他能学到何处,你我尚不可知.''先生不嫌弃我儿愚笨已是他万幸,阿元母亲,炒几个菜,我等一家今日要好好感谢先生!不知先生如何称呼?'张元父亲听闻后高兴的问道.'你叫我奔就行了.''奔先生,里面请.'俩人相互请让进了大厅,不一会张母便将晚饭准备妥当,一家人坐于桌前,张元也许是今日被师傅教导锻炼,在一旁是狼吞虎咽.'你一会吃完去院内练我刚才告诉你的口诀,不懂的地方就问我.'奔看着狼吞虎咽的张元说道.张元一边吃一边点头.'先生也吃啊,莫不是饭菜不和你胃口?'张元父亲一旁说道.'不是饭菜不合胃口,我既然住于此处,与你等今后吃饭是必然之事,等习武之人饮食有习惯,再者我食欲也不是很好,早已吃好.'奔回答道.'那先生请自便.'张元父亲听闻后说道.

  张元很快便吃好了,来到院中按傍晚师傅所传授之口诀,开始慢慢练习.屋内一家人吃好后张元母亲开始收拾,张元父亲与奔一同来与院内观看张元练功.'处可是有一名少年唤作张元?'门外突然有一老太婆走进问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