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一百零三章 猜测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张元谢过巫贡后,拿起玉佩,心中默念着巫贡教他的口诀,一道白光闪过,玉佩消失不见了。

  巫贡看着张元将玉佩收起,起身往后退了一步,一拜,说道‘巫贡参见太上长老,巫族往后全族就靠太上长老所依附,在此,巫贡先代表巫族上下,谢过太上长老。’

  张元看着巫贡与自己只离一步之遥,却无法扶起巫贡参拜的身体,心中也明白,巫贡所说之言,自己起初根本不信,但是看到玉佩所发生的变化后,自己心中也是将信将疑,便也没有在托退,赶紧说道‘前辈莫要如此,晚辈既然答应了,定会在有生之年尽力办到,以后无论如何,只要玉佩一旦有任何反应,自己定会千里赶来相助的。’

  巫贡直到听完张元的话语,才收起手臂,面带微笑的说道‘此事,还劳烦太上长老保密,此事只能是巫贡代代相传,其他之人一无所知,也不能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在此事发生之前,还先委屈太上长老了,无论巫族之人如何,千真万确是不知情之下所言,巫贡在此拜谢!’巫贡说完,纵身一跪,俯首叩头。

  这一举动却让张元无法吃消了,巫贡先不说在巫族的地位,论年龄,论修为,哪一点不在自己之上,自己虽然现在是什么太上长老,按照巫贡所说,自己是巫族最高之人,但是自己也无法接受巫贡这一拜,赶紧说道‘巫贡这是为何,晚辈答应便是,晚辈也知道巫族之人心地善良,不问世事,怎么会计较他们不知情下的所作所为,巫贡若是在不起身,便是逼我不当这台上长老。’

  巫贡听后,连扣三首,起身说道‘太上长老能有如此胸襟是我巫族之福,巫贡死而无憾了。’巫贡一听张元所言,心中已然确定,此子心地善良,为人定然忠厚,自己也算是了去了心中一大事。

  ‘前辈,为何,为何我感觉腹部传来了阵阵热感。’张元看到巫贡终于起身,自己心中顿时轻松了许多,毕竟如此年岁之人跪拜自己,自己真的无法消受,待自己刚一放松,才感觉到身体腹部传来的阵阵热感,心中一想,不会是那股暴戾之气又吸收了真元,准备爆发吧,便赶忙问向巫贡。

  巫贡此时是心情大好,听到张元所言之后笑着说道‘太上长老不必担忧,此玉佩乃是我巫族大巫贡所造至宝,本身就有滋养神元,弥补身体过份流失真元的功效,如今太上长老已经炼化吸收,此至宝便会自动在你体内为你滋养神元,弥补身体,不必多疑。’

  ‘原来如此,看来晚辈真是因祸得福了,晚辈的身体本就是伪灵根,身体本就无法向其他修仙者一样正常吐纳精元,如今此玉佩尽然有一种无法言语的表达,好像,就好像真的是为我而造的。’张元突然感觉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经历了鬼门关,度过之后的苦尽甘来让自己心中畅快才至此,但是张元此时心中却是高兴的很。

  巫贡看着一脸高兴之色的张元,心中也是安定了下来,看着张元如今还是俩色的脸,便上前,抓着张元的手臂,说道‘如今看来太上长老的剑元已经形成,我观你面部那异色,却还在,不知这是为何?’

  张元原本高兴的准备好好放松放松,自己这一路走来,没有几日是轻松的,如今自己在这里,虽然身份不能表明,可是有巫贡,又有何人敢为难自己,可是好事没过多久,巫贡突然之言,却让自己再度迷茫起来。

  ‘太上长老也莫慌,我早些年观看的巫族古籍中,有描写过这三花祖师剑诀所练者出现的如此状况,只是太过久远,我已经记不清了,太上长老请放心,巫贡现在就回去翻阅书籍查看,太上长老也莫过慌乱,太上长老如今的身体很好,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剑诀第三层的剑元已经初步形成,这便表示太上长老已经突破到第三层了,你体内的那股暴戾之气残留的精元已经被剑元吸收了,而你的修为如今是源结期第十二层大圆满境界,随时可能突破,在此期间,太上长老切莫因为此时扰了心智,乱了修为,入了心魔,到时可就没有办法了。’巫贡安慰张元,劝说道。

  ‘前辈放心,晚辈这一路走来,也不平摊,既然体内暴戾之气都没有将我杀死,这脸部的双色又没感觉道有什么不妥,前辈只管放心回去查看书籍,晚辈在此等候前辈回来为我医治。’张元心中虽然有些慌乱,但是一听巫贡如今所言,自己心中突然也是安静了下来,一脸镇定之色的说道。

  巫贡听后,看了眼张元,迟疑了片刻,便赶紧对着屋外叫道‘你三人进来!’

  院外的三人早已对屋内发生的事情好奇不已了,屋内刚才散发出的灵气波动是他们不曾见到过的,但是巫贡有令在前,谁都没敢进前观看,如今听到巫贡的召唤,几人赶紧向屋内走去。

  ‘遥澄,你陪我回去,巫遥清,巫贤归,你二人好生照看着小友,不可怠慢,也不可在乱用药,他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再过一个时辰,便让他从药缸内起身出来吧,在我回来之前,不可为他医治,或者在让其乱吃其他药物。’巫贡吩咐众人道。

  ‘是!’巫遥清与巫贤归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好,遥澄,你现在扶我回去,我有要事相谈!’巫贡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吩咐身旁扶着自己的巫遥澄,说道。

  巫遥清与巫贤归送走了巫贡之后,二人赶紧来到屋内,看向张元,上下打量着,一脸好奇之色。

  张元被这二人看的有些不好意是了,一脸难色的问道‘而为前辈,为何如此看晚辈,晚辈身上那里不对吗?’

  ‘你小子,做了什么,能让巫贡如此对你上心,就是巫族族长突破修为,有葬身雷劫之时,也不见巫贡亲自前来,而你到好,巫贡这为你前前后后来了多少趟了,我感觉,不肯定是浮屠殿这么简单。’巫遥清看着张元,不怀好意的说道。

  ‘前辈莫开玩笑了,晚辈如此修为,有什么能让巫贡前辈能惦记的,也许,也许是巫贡看我与他有缘吧。’张元感觉自己此时慌乱的很,深怕自己一时最说漏了,便开始胡言乱语。

  巫遥清与巫贤归虽然活到如今,没有出过巫族之地,可是这俩个鬼老精,怎么可能让一个刚刚涉世不深的毛头小子所骗了,但是二人虽然心中有万般疑问,碍于如今巫贡对他如此上心,二人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转而开始查看起了张元那双色的脸颊。

  ‘师傅,小兄弟如今的情况,该如何医治?’一旁一直乖乖站立不动的巫贤也是慢慢凑了过来,他此时只关心如今张元这幅样子,是怎么回事,怎么医治,这对自己的阅历与医治心得也有很大的帮助,他怎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这个你可就问到你师傅了,他这幅模样,不是中毒,也不是修炼走火入魔。’巫贤归说道此处,突然犹如灵光一闪,看着张元,俩只眼睛咕噜噜的转着。

  一旁的巫遥清与巫贤听到巫贤归突然话到中断,细细查看着张元,便清楚,巫贤归好像明白了一丝由来,二人也不说话,耐心的等待巫贤归确认后的话语。

  ‘老秃子。’巫贤归观察了一会后与身旁的巫遥清说道‘你说,虽然他没有中毒,可是他体内刚才可是实实在在的存在了四股真元,若换做以前,若这四股真元除了他自己的那一股,其他三股在刚才那情形之下,没有被施放者收回,原本该是如何?’

  ‘老乌龟,有什么你就直说,这一点你不知道吗,当然是爆体而亡了,四股真元,本就是不同属性的四股真元相对抗,融合是不可能的。’巫遥清说道此处,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张元。

  ‘毕竟你我也只是在书中看到过,而且,万一是这小子福缘深厚,出了一意外,也说不定,猜测只是猜测,真要确认,还得用这小子查看,巫贡可是临走之前交代过。’巫贤归虽然也很想一试究竟,可是想着巫贡临走之前交代的,便也没敢在继续多想。

  巫遥清听后,也是开始哈哈大笑起来,过了一会稳定了情绪的他说道‘你我忘了,在巫贡来之前,你我可是许诺了,如今看来,你我真是押对宝了。’

  听完巫遥清的话,巫贤归于巫遥清二人同时看着张元,眼光中的狂热让张元看着都好不舒服。

  而一旁的巫贤,他此时是四人中最迷茫的一个,看着三人,眼光中怀有各色,但是他们三人却好像听懂了这几句前后不搭之语,要是师傅与师叔他们二人懂了,自己没懂,他也没有什么想法,可是巫贤看到张元的眼光,自己分明看到了张元听懂了他们二人所说,完完全全的明白,此时巫贤的心中是无法言语的,他们三人之间做了什么,自己无从得知,但是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约定与秘密,自己心中盘算着。

  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兄弟,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只是族首要巫族全力相救之人,这几日的变化,族长的表情,巫贡三翻四次的前来,他们二者之间说的秘密,更是所有人不得而知的,加上刚才临走之时,巫贡吩咐众人之色,此人,定然不凡,想到此处,巫贤眼光中闪过一丝异色,一瞬即逝,消失不见,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