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十一章 涌动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一日之间寻找张元的人就来了俩名,让院内的张父是着实心中更加焦急。一旁的男子却好奇的上下打量来者,一名年约六七十的来太婆,拄着一根枯枝拐杖,乌黑发亮,让人感觉快要断了一样。‘想必这位少年便是张元了吧,老身是御兽门的护法长老席长清,昨日在集市中观望此子根骨适合我门派御兽修行,特来登门询问,想收此子为我关门弟子。’门口老太魄罗般的声音传入在场没一人的耳中。‘阁下来晚了,此子我今日已收为徒,拜师礼已行,请回吧。’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老太说道。‘哦?殊不知,少年郎你是否愿意改投我门下?拜一名凡人和一名修仙者那可是天上地下区别,况且我这一门迄今为止只有我一人,你若投我门下,入了宗门在宗门中的地位、待遇、备份那可是相当之高!’‘仙师厚爱我等受宠若惊!只是我这孩子天性懒惰,加之我夫妻二人年事已高独此一子,修仙乃大道长生,我等凡夫俗子不敢奢望,只求膝下之子为我二人养老送终,平淡一生。’张元父亲见二人要因为收徒之事准备就此相互利诱,赶忙从中调解,也表态说道。正在争吵的二人听到张父如此一说,男子抿嘴一笑不在说什么,老太一听脸上顿时有些不悦,一层层皱皮起伏波动转身便走便说道‘哼!不识抬举的凡人老身是何等身份,日后定当然你会悔不当初!’

  晚风阵阵吹拂而过,院中几片落叶随风舞动。‘先生?’张父一脸焦虑的对身旁男子问道。一旁的男子眼中闪烁不定的回答道‘莫慌,此处是凡人界,不管如何,他们不敢怎样。’男子说着说着停顿了一下,望了一眼皓空当月接着说道‘现如今,他去哪结果都会一样,肯接受他的必然是冲他身上的东西,待他入那修仙门派,不受界规保护,更是凶多吉少,走一步看一步把,最起码他在这城中是安全的。’张父听闻后嘴唇微动还想在说什么被男子一摆手打断,示意多说无益,自己便转身回屋内去了。

  院中此时只留下唉声不断张父,围裙拭泪的张母,看着二人的张元。待过俩个呼吸之间后张父望了一眼东房说道‘天色已晚,我等在此也无济于事,都回屋早早歇息吧。’说罢,院中瞬间冷落清淡,只留下了微风吹拂的落叶。

  夜半,张家东房房门突然悄无声息打开,男子走出房门,站于院中间望着门外一颗古树树梢,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却一直动个不停,大约过了一盏茶后,树梢不知是何故动了一下,此后再无动静。院中男子目光呆滞,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想的出神。一阵微风吹过,院中再次空空落落,只留下月光洒向院中的冷光与微风........

  张元今日还是做了与昨日相同的梦,那头小鹿又出现在他的梦中,只是这次好像与他不陌生了,挨着张元趴着,看看张元又看看远处。‘你叫什么,你有名字吗?我叫张元。’张元坐于地下,摸着小鹿问道。小鹿抬头望了望张元,张嘴‘呦,呦,呦’的叫了三声。张元听完后感觉在哪听过,却又想不起来,自己突然又笑了起来。‘我真笨,你怎么会说话呢,我叫你小六好吗。’张元看了一下小鹿头上的六角,边说边准备伸手去摸。就在此时突然远处也出三声悠长的呦,呦,呦。张元声旁的小鹿听后突然起身向声音处跑去,张元见此也想起身一起过去却发现自己突然起不来了,只觉眼前模糊异常,慢慢的睡了过去。

  翌日。张元睡醒走到院中发现父亲在与师傅交谈着什么,没过一会张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回身望了一眼张元,眼中尽是不舍,母亲也是饭也没做站于在一旁听着二人交谈,见张元出来了转身擦拭了一下眼角来到张元身旁,摸了一下张元脸颊,拉起一双小手,说是一双小手,手掌却是布满老茧,粗糙的很,这让张母更是心疼,瞬间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娘,你这是怎么了,娘’听闻张元在院中叫声,二人回身望了一眼张母与张元。‘阿元,你过来。’张元父亲说道。张母此时忍着眼泪拉着张元的手走到二人身前。‘阿元,你今日听好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从今日起你师父也是你义父’张元父亲一席话让张元瞬间摸不着头脑,拜师在认义父没什么,可是娘亲为何要哭。‘今日之事故缘由使然,今我与此子有缘,定当好生管教,你等且放心,最近我们也走不了,他现在可是一个秘密,一旦出城安全难保,还是伺机而动吧。’三人交谈着什么张元是懂非懂,再说自己吧,却又有别人,不是说自己吧,大家还时不时看着自己张元只得乖乖的立于三人身后。

  城外望山林中。‘殿主,不议而战是不是太突然了?’乌鹏披着一件黑色长袍,站于少年身前说道。‘乌老,不知为何,前日我二人逃走时,大长老将禁魂铃交予我,我们见到的那名少年触发了禁魂铃,禁魂铃有了很大的反应,给了我警示。’北冥神殿殿主此时忧心忡忡说道‘此人身上还未有任何灵气波动却让此物如此警示,若将来修为与我等一般,切不是要坏我大事了?’‘殿主,也许是那名少年天生魂魄异常强大?’‘还未有任何修为便让此物如此警惕,若将来被招入此地修仙门派,练习强大魂魄之术,恐对我等大计影响,切不可任其成长,乌老,我等修者修为越是往后,对天地间的异动越是敏感,此等提示原本我也不以为然,直至今日,我心中仍还是无法平定,怕是此人便是二长老为我卜得的那一卦迹。’‘那是否赶紧联系大长老通知各族?’‘不必,此间有大长老与乌老足矣,我们只需调动十二骑假装声势浩大,实则佯攻便是,待城内修仙者与附近修仙门派全力对抗我们时,此子会自己送上门来。’北冥殿主此时满脸狰狞的望着远处望涯镇。

  ‘禀赵长老,监视十二骑的执事发回传符,外族妖人长老带领十二骑突然向望山林方向奔去,不知何事,执事长老在跟踪途中被那妖人长老打伤,现已回执事厅,妖人长老不知所踪。’在某处大殿内,正上方立于四把椅子,其中三把空落落的,只有那日与神殿殿主交过手的赵星何一人坐于其上听着来人禀报。‘这北冥妖人要干什么,调动的这些人可以把此地夷为平地了,看来此地真是有不寻常之物。’大殿内赵星河喃喃自语道‘你去吩咐下去,各地执事日夜小心,让图元、甲前附近几个城镇的执事赶向望涯镇,张老我通知吧。’‘是’来人听完吩咐后立马转身离开大殿快速去传递赵长老布置的任务。一时间大殿内又恢复了寂寞无声。

  北冥妖人集结望崖山附近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各大宗门,附近的一些执事长老都被调入望涯镇附近,大陆四长老中的二位也到了此地,一时间暴风雨前的宁静成为了众人心中所想。

  望涯镇的郡长一夜之间全家消失了,只留下一帮下人还不知情况的照常做事,老管家最后吩咐下人的事情是郡长携家人一同去城外祭拜先祖去了,与此一同消失不见了,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此事还是前来寻找郡长的慕容狄将军发现的,慕容狄发现城内修仙者突然增多,城外也开始陆续有一些修仙者来回打探着什么,一时心疑前来打探才知,自己多年栽培的人一夜之间连带管家消失不见了,此事一下惹怒了慕容将军。慕容将军此时感觉自己大半辈子的心血随之这一家人的消失也一同消失了,望着一家下人瑟瑟发抖的跪拜在自己眼前,自己是感觉胸口憋闷,那么多人,一夜之间悄无声息的走了,一屋子的人不知道,现在感觉自己和眼前这帮愚蠢的下人一般无二,自己四十多年的苦心经营,随着史仙师的突变,这一家人的消失,全都付之东流了,想着,想着,只觉自己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

  待慕容将军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营房营帐内,卫官服侍一旁,见慕容将军醒来了,赶紧将其扶起吩咐道‘将军醒来了,赶紧通知二公子。’‘将军,将军您没事吧,可我们吓坏了’慕容狄听完卫官话语后思量了片刻有气无力的问道‘现在事情如何?’‘禀将军,大公子已秘密将史府下人软禁,城防与衙役已全换成军中之人,大公子坐镇郡长府,二公子在营中分布事情,大公子唤二公子带领一队人马,换作平民衣物,兵分三路去寻找史郡长一家去了。’慕容将军待听完卫官禀报后,心中算是有一丝欣慰,自己的三个孩子没让其失望,在紧要关头各自行事条条有序。

  ‘爹,您没事吧,吓坏我们了,怎么突然晕倒了?一个小小郡长,怕是得到什么消息了,连夜逃走,待三弟追回定斩他全家,以解爹心疼之恨!’‘不可,定儿,赶快派人追赶你三地,告知,不可伤其分毫,将人带到我面前即可。’‘爹爹,他家虽有一名修仙者,可是他犯我陆寻国规,我们要杀他,他还能有何话!’‘定儿,为父自有打算,你切照吩咐便可,你去城内将你大哥换回,我有事与他商量,赶快!’慕容狄眼中不见了往日的犀利,只有满眼的血丝与空洞洞的眼神,吩咐完后便在卫官的扶持下又躺下闭目养神。

  ‘报,三公子差人回禀,抓得一些逃跑之人,正在审问其余人逃跑之人。’‘回去吩咐三公子,不可伤得这些人分毫,好生看管带回便可。’‘遵命!’先候得令告退,二公子也转身带些手下赶忙前往城内。在慕容家的二公子刚出军营不远处,山林间有几人低声细语道‘这城内发生什么事了,慕容狄这老贼突然把郡长府的守卫都换了,跟随慕容狄三子的人也没发回消息,定是发生什么大事了,等不及了,赶快先差人回禀主子,我等分散开来,赶紧打探消息,若有任何风吹草动,立马向我汇报,此间消息传此贼子想谋朝篡位!尔等需时刻警惕,不得掉以轻心,特别埋伏郡长府附近的,想尽一切办法赶快打探确切消息。’‘不用等了,你们派出去的人在这呢’一句陌生的话从这些人背后传过,向地下扔下一个个包裹,阴森的说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