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临行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张元这一晚不知道自己该把自己放在如何的一个位置,看着眼前的这俩位亲兄弟,自己一时间突然想起了孙二,此时的孙二,不知在何处,是否活的轻松,是否,自己突然发现,有太多的是否想要去问,有太多的是否想要去明白,当自己想到此处时,张元又看向了躺在地上,闭着眼睛的这兄弟二人。

  此时他们兄弟二人,肯定有千言万语,可是他们没有用言语表达,而是做着用一件事。心灵之间的交流,才是最真的。

  张元此时才明白过来,他们兄弟之间平日里的冷漠,在此时却突然完全解开了,一句兄长,一句回忆,道不尽不舍,说不出不依。张元突然感觉,自己人活一世,究竟为了什么,要到达什么。

  为了长生,为了高高在上。得到了长生的兄长,却失去了至亲的兄弟。得到了族长,却远离的同胞,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孙二会变成什么样,他们分割如此长时间,再见面了,会是什么样,会不会像这对亲兄弟一般,冰释前嫌,就这样放下一切,做着小时候做的事情,也不会在意有人在一旁的异样眼神。

  ‘年亲人......’巫遥澄突然开口说道。

  ‘啊,前辈,什么事。’正在突发奇想的张元,听到数声自己名字后,赶紧回答道。

  ‘你是否也有一个过命的兄弟。’巫遥澄问道。

  ‘有,有一个,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拜师。’张元听后,肯定的说道。

  ‘为什么?’巫遥澄继续问道。

  ‘他被北冥之人抓走了,是修仙者,所以我要做一名修仙者,去把我最好的兄弟救回来!’张元一脸肯定的说道。

  ‘你说是不是造化弄人,二毛。’巫遥澄听后,突然笑了一下,反而与一旁闭眼躺着的巫遥清说道。

  ‘缘分真的是天注定的,没想到在这最后时刻时,居然碰到了与你我二人相同之事。’巫遥清也是一脸笑意的说道。

  ‘哎,算了,我也想通了,你明日便放心吧,巫喧和会没事的。’巫遥澄突然一转话题,说道。

  ‘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喧和,喧和是孔珠的孩子。’巫遥清心平气和的说道。

  ‘孔珠,最后怎么样了。’巫遥澄听后,问道。

  ‘你都知道了?’巫遥清一听此话,有些意外的问道。

  ‘我如果不是瞎子或者傻子的话,怎么会看不出来,你捡回来的一个孩子,却如自己亲生一般,疼爱有加,不准任何人欺负她。’巫遥澄听后,轻声的说道。

  ‘你我二人一生未婚娶,当年为了孔珠闹得如此,不知何为。’巫遥清睁开眼睛,看了看屋顶,继续说道‘那个负心汉,被我杀了。’

  ‘这既是当年你为何被人抓走的原因吗?’巫遥澄问道。

  ‘对,那个负心汉居然是赤水国师的弟子,当年若不是巫贡前去,我恐怕早已经是一堆白骨了。’巫遥清说道‘这还得感谢你了,我的兄长,要不是你以命抵命的决心,巫贡决然不会因为此事前去救我。’

  ‘过去多少年了,你还有脸在晚辈面前提起,不嫌丢人么!’巫遥澄一听,似乎有些不悦的说道。

  ‘你我兄弟,便是兄弟,如今你已经与我躺在了这地上,便是只论兄弟,不论大小的。’巫遥清看了看不远处的张元,说道‘兄长,不知为何,我从此年轻人身上,看到了当年决心救我的你。’

  ‘年轻人,如果有一个值得你如此拼命去相救的兄弟的话,你是快乐的,你有你的目标,你有你的理想,你有你的坚持,一生也许只有那一俩个好兄弟,不要错过,好好相待。’巫遥澄也看向不远处的张元,说道。

  ‘二位前辈放心,我既然已经决心走到此处,便要救回我那兄弟,不让他惨遭北冥之人的毒手。’张元听后,一脸坚毅的说道。

  ‘北冥,北冥可是不好惹的地方,你此行,可是万难,但是修仙即为如此,逆天夺命,一颗恒心很重要,不要因为凡事扰了心境。’巫遥清看着张元,说道。

  ‘没想到如此多年,我兄弟二人还能看到自己的缩影,也算是天意,二毛,将那俩件物品交与他们吧。’巫遥澄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和身旁的巫遥清说道。

  ‘你是说?那俩件东西?’巫遥清一听,也瞬间想了起来,在腰间储物袋中摸索了起来。

  没过一会,巫遥清与巫遥澄二人双手手心放着一对圆形暗扣。

  张元被唤到跟前,二人将圆形暗扣扣在一起,递给了张元,张元接过之后一看,是俩个大小不一的圆形暗扣,稍大的是一个外凹形状的,凹回的边缘处紧挨着分布着尖齿状,而稍小一些的暗扣,是个凸出的圆形暗扣,上面凸出一块,是一个完整的暗扣圆形,而底部却是分布的能与另外一枚暗扣相结合的尖齿状回扣,二者扣好之后静静的就躺在张元手掌中。

  ‘年轻人,此物是何用,我二人穷极一生都无法解开,但是得来不易,是就当送做你的别行礼吧,希望你兄弟二人以后也像此暗扣,紧扣不分。’巫遥澄看着张元仔细研究暗扣的样子,说道。

  张元一听,二人突然赠宝,自己立马推脱,并感谢其好意。再三推攘之后,张元最后便收下了。

  接下来便是他们兄弟之间的叙旧,张元感觉自己继续呆在这里也属无用,便再三请求之后,离开了此屋,在自己将要离开之时,巫遥清再三叮嘱,不让张元告知巫喧和自己将要去干什么,只得说是他兄弟二人之间在叙旧。

  一晚上兄弟二人无眠,一直聊着以前,期间巫喧和在屋外来过几次,见状,也没有打搅他们,张元也是只告诉她他们二人突然冰释前嫌,现在在叙旧而已。

  第二日清早,张元还没睡醒,便听到院外有人敲门,自己迷迷糊糊走到门前,打开大门。

  ‘小兄弟,早啊。’巫贤看着一脸困意的张元,说道。

  ‘巫贤大哥,你昨晚去哪里了,为何一晚未归。’张元一看来人正是巫贤,便困意全无,问道。

  ‘昨晚巫贡不让我走,一晚上。’说到此处,巫贤突然停顿了一下,看了张元一眼,问道‘我师傅呢?’

  ‘前辈在偏屋呢,好像一晚没睡。’张元一听,便说道。

  ‘那我们待会聊,我有些事要禀报我师傅。’巫贤一听之后,便不再多说什么,转而来到院内,走向偏屋。

  张元正要关门之际,突然巫千海带着几人来到了跟前,说道‘你收拾收拾东西,一会便带你去青族。’

  张元听后,打开了大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不了巫千海说道‘我便不进去了,你去告知准备与你随行的二人,也准备好东西,还有,让巫喧和滴一滴精血在此瓶内。’巫千海说完,拿出一个小瓶,递给张元,吩咐道。

  张元接过瓶子,一脸疑惑的问道‘前辈,不知此物给喧和姑娘,有何用?’

  ‘这个就不是你该问的,巫遥清自会明白,你拿进去便是。’巫千海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张元见此,此人不待见自己,也懒得与自己多说,自己也很识趣,也没多言,便拿着瓶子屋内走去。

  ‘吱呀’房内被打开,张元走了进来,看着眼前已经恢复以以往那般模样的二人,将瓶子拿出,问道‘前辈,门外巫千海前辈前来,让我与喧和姑娘,还有巫贤大哥准备东西,还说要让喧和姑娘滴一滴精血到此内。’张元说完,将小瓶递给巫遥清。

  巫遥清接过此瓶,拿在自己手上,细细的端详了起来。

  ‘不用看了,她若是想走,肯定得需要滴一滴精血进去,而且,这巫千海还会亲自审查,没有可能的。’巫遥澄看着巫遥清,说道。

  ‘哎,该来的,都会来的,将来的事情,都交给你了,我已经无能为力了,希望喧和此行,能有所收获吧。’巫遥清听完之后,轻叹一口气之后,将手中小瓶收好,起身便向门外走去。

  ‘你也去准备东西吧,顺便通知一下巫贤,让他也准备准备,你们即刻便会出发,这一路会有我巫族与青族之人保护,没有什么事的。’巫遥澄等巫遥清走后,转而看向张元,说道。

  ‘晚辈这就去准备,顺便通知巫贤大哥。’张元一听,便也转身退了出去。

  没过一会,几人便来到院内。

  ‘怎么了,老头子,我要走了,要留一滴精血,滴在千面花之上,看我?’巫喧和站在院内,身后背着一个不大的包袱,问向自己一旁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巫遥清,说道。

  ‘此行出去,其他八族之人你没有见过,也不知对方底细,切不可乱用脾气,惹下不该惹的是非,外面不比这里。’此时的巫遥清,突然感觉老了七八十岁,萎靡不振,满脸担忧的吩咐着。

  ‘放心吧,况且,还是八族之地,我又不是会去哪里,也不会让有一些心怀不轨之人得逞的,放心吧,等我回来。’巫喧和一脸得意的说道。

  ‘若是如此,便好,切不可乱来,事事多听从巫贤之话,巫贤比你稳重,懂的圆滑,你.....’巫遥清生怕忘记吩咐什么,赶紧说道。

  ‘好了,我又不是干什么去,不要反反复复说了,放心吧。’巫喧和打断巫遥清,说道。

  ‘巫贤,这一路自己要照顾好自己,不要意气用事,也要多照顾照顾他们。’巫贤归一脸平静之色,看着巫贤,说道‘若是可以,等结束之后,带着他们在八族之地多转转,好不容出去一次,开开自己的眼界。’巫贤归说完,瞟了一眼巫遥清。

  ‘天色不早了,走吧!’门外早就等的不耐烦的巫千海突然来到院内,大声说道。

  ‘好了,你们启程吧,早去早回。’巫遥清几人将张元几人送到大门口,便不再前行,吩咐道。

  ‘这老头子这次怎么这么怪异,为何如此表情。’刚没走多远的巫喧和,与一旁的巫贤嘀咕道。

  ‘师叔也是担心你,才。’巫贤话没说话,便被巫喧和打断。

  ‘老头子,等我回来!’巫喧和大声一吼之后,小声嘀咕道‘老,父亲,你等我回来,我肯定会回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