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十三章 奸细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在一处不知名山洞内,相对而坐五人。其中一名非常壮实在大汉坐于中间看着其中一名满头画满符文在光头人说道‘老五,这次的事处理在不错,相信现在他们已经怀疑自己在政敌了,我们只做渔翁之利便可。老三、老四,你们那边也抓紧了,这边发生的事情,相信那边在人现在差不多快知道了,别给他们机会,成为世仇便可,越乱对咱们越好!我和二弟也该做下一步了,老五,你先回边关,那边那些废物我怕他们按耐不住,在中了左弈城的圈套,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壮汉吩咐完后众人兵分三路各自散去。

  望崖镇张元家中,张元在其师傅的教导下站于院中联系基本功,突然打了个喷嚏。‘最近几日天气渐凉,得注意保暖。’一旁一边指导张元的男子说道。‘是,师傅!’张元回答道。这时张元父亲从外回到家中,将门关好顺势叫了张元的师傅一同进了屋内。‘先生,现在城内人心惶惶,传言说慕容将军与其长子与二子遭人暗害,史郡长不知所踪,慕容将军的三子现管理全城,已将城外大部分守军将士调入城中,实行宵禁,我等不入趁此之乱逃走如何?’‘不急,我自有打算,你这几日放心做你的买卖即可,我定当会安全将他转移出去,交予一个肯真心接受他的门派。’男子喝了一口茶说道‘近几日你等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几日我若与阿元一同消失不见,你等切不可慌乱,和往常一样便可,最近几日他们修仙派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前日的老太婆与其他人还会出现的,我等静观其变,时机一到,我定会立马将阿元转移出去,离开他们视线。

  秋风吹拂着整个陆寻国北疆之地,树林也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落叶。一颗榕树下有二人正在下棋,其中一人说道‘赵老,你说他们几人到底想干什么,突然大动干戈,难道要准备破坏先签订下的规矩了?’‘不然,在此之前他们的殿主差遣他们的大长老送来的书信已经写得很清楚了,权当私事处理,就为此事还在书信中答应在下次议事如果我等给出优厚条件,他们可以考虑我们的试炼建议。’前几日与神殿殿主交手的赵星河正与一名儒生打扮的年轻人交谈着。‘我门中之人想我禀报,巫星门竟然派人去望崖镇打探消息去了。’‘哦?那老家伙也不坐不住了,终于开始让其门中之人出来走动了?看来这次真是风云际会了,我心中隐隐感觉此次北冥妖人来势不会那么简单,我与那殿主交过手,其眼中的自信不可一世,像是无论如何我等必败无疑,我等四人近些年都在闭关努力冲击那最后一关,却放松了后援,此间前几日南疆之人突然前来扰乱,虽然是凡人间的争斗,可是南疆门派也发书说南疆修仙门派也有大举向边疆之地聚集之势,我恐此事与北冥妖人有关,若同时南北夹击,我等定然焦头烂额,无力对抗一方,齐老在赤水国,若齐老那边谈妥,我等也算松一口气。令狐师兄还在闭死关,此地也只有你我二人可以主持一切,切不可大意。’‘来便来,我等也不惧怕,到时我二人出全力便是,此次他也就三人,我二人怕他们不成。’‘就你这等心性能修炼到此等境界,实乃造化弄人。’‘赵门钉,你莫不是还在嫉妒当初我入门比你晚,修为提升比你快,至今还要找机会挖苦我!’‘张长虫,此称呼已有几百年无人知晓,今日你又提起是何用意。’‘不然我们在切磋切磋,看看最近修为是否又有长进?’‘哼,分明是你马上输了,想找借口!’远处几名陪同弟子见到此地修仙者仰慕的俩位至高者如孩童般说翻脸就翻脸准备再次大打出手也是一脸无奈。

  ‘禀师祖,北疆附近的几大门派掌门已到议事大厅。’在俩人相互吹胡子瞪眼的时候,远处一名弟子禀报道。二人突然想起周围还有些许陪同弟子在,赶忙相互尴尬一笑恢复往常严肃姿态。‘来的正好,走!’

  北齐山,修仙派神机盟所在之地。神机盟是此地七大派之首,是迄今为止存在时间最长的门派,四大执法执事中有俩位便是此盟中人。附近大大小小一十三个门派的掌门应二位执事的邀请,今日特来此地一聚,共商外族北冥来犯之事。各门主相互问候后依次来到大殿,分坐俩边,正前方中间立俩把大椅。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哈哈大笑,众人应声望去,赵星河与另外一名儒生打扮之人一同进入大殿,坐于正前方。

  ‘此次召集各位门主前来不为其他,相信大家已经了解的差不多,近几日北冥妖人蠢蠢欲动,各位门主有何高见。’赵星河刚一坐下,便开口问道。此话一出大厅内是鸦雀无声,十三位门主是齐刷刷的望着赵星河。‘各位不要这样看着我,此次虽然不是外族入侵,可是我等不能由其随意这样进出,把大家叫来便是想一起出一个对策,既不会发展到大战不可,又不能让其来去自如。’众人听完赵星河的话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一人说话。‘既然赵前辈叫我等前来,必然有了好的对策,也别向大家卖关子了,请赵前辈明示吧。’‘诸葛门主修为又进一层,是我陆寻之福,可喜可贺。’赵星河望着说话之人微笑说道‘我二人定夺的办法也不知可否,今日将诸位叫来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唤为诸葛门主的修仙者听后说道‘但请讲来。’‘我二人的想法是不违反界规的话,任其左右,但是必须有我各大派联合执事监视。’此话一出整个大厅瞬间开始熙熙攘攘起来。

  在众人相互交谈时一名老者起身问道‘不知赵前辈如此安排是何用意?’‘相信在座的各位或多或少已经知道南疆修仙门派有大量修仙者聚集南疆之地了吧,我恐怕是北冥妖人使得奸计,到时我等腹背受敌,应接不暇,恐寡不敌众,不如再此事卖个关子,给自己留一些喘息的机会,等齐老回来再做打算,不知各位是何见解。’赵星河望着站起老者又望向全场说道。‘赵前辈,此事万万不妥,南疆国与陆寻国是世仇,可南疆修仙派与我陆寻修仙派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反之北冥妖人与我等确实不共戴天,南疆可派人安抚,北冥妖人要是此次前来无人阻拦,其日后定会气焰嚣张,此事也肯定会对我修仙派带来负面影响,令门下弟子闻风丧胆,讲来到了议事之时,门下弟子战意全无,我等岂不是很被动?’‘我不认为古长门的说法,我等只将此事封锁严密,排除门派长老监视即可,一来可以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二来不动干戈可化解一事何乐而不为呢。’

  就这样各说纷纭一直持续吵到下午。在大厅最正前方赵星河与另外一名张姓修仙者俩人闭目养神,大殿内却是吵闹异常,不知何人见众人商议不下变大喊一声‘都别吵了,就像这样想办法,北冥妖人从陆寻北疆走到南疆我等也商议不出对策。’此话一出大殿内突然寂静了下来,众人望向大喊之人。‘既然赵前辈将我等聚集于此,定然有了良策,只是怕我等谈不拢,故招于此地共同商议,我等现在只为自己门派利益再此喋喋不休,岂不是让俩位前辈看笑话,众位门派与门人一直不都是受四大执事所庇护,才一次次在外族入侵中生存下来,现如今刚过几百年稳定日子,便忘了当初,各怀鬼心,哪还用北冥、南疆分割,自己便乱了阵脚,分了家,各奔东西了。’此话说的是众人哑口无言。赵星河是聚精会神的打量着说话在之人,在自己脑中不曾记得有这样一位年轻的门主。待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赵星河见众人不在说话便开口问道‘此位是?’‘赵前辈不认识我也很正常,我是现任聚符门门主,聚缘。’聚符门,好像是上次大战无人生还的一个小门派,怎么还有门人?众人一听聚符门,又开始窃窃私语来。‘原来是聚符门门主,恕在下近些年闭关太多,对附近几门孤陋寡闻了。’赵星河一听聚符门三字眼中立马焕然一新,严肃的说道。‘赵前辈一边要修行,一边要为我陆寻各修仙派主持事务,不知我等也不是怪事。’此青年回礼说完后坐下边不再言语。

  ‘好了,说了这么多你等无非就是一些人同意打,一些人不同意打,这样真就如聚门主所言,北冥妖人大摇大摆的走完陆寻国我等也商议不出对策,我看不如这样,我等先派人打探下南疆修仙派是何用意,若真对我等各门派准备动手,我等可与北冥妖人商议议和,派执法长老跟随看其此次前来何故,若南疆修仙派是有其他密事,我等各门派派一些长老前往南疆坐镇,到时齐老也将传回,令狐师兄死关也将结束,到时可坐镇南疆,我三人带领大家与之抵抗,就不怕腹背受敌了,不然现在我等太过被动,万一着了北冥妖人的道,我想哪位门主也不想迁门吧。’此话一出,各大门派掌门闭口不语。‘此事就定如此,不知还有人反对没有,若有,请说出方法与对策,若可行,我大家大可照其实行。’赵星河微笑道看着众人说道。不知是否是听到迁门之危之故,反对者与赞成者是沉默不语。‘既然大家没意见,就各回各门派将此事与门派长老商议吧,我等尽快将派第一批长老前去南疆。’此话讲完大殿内众人是同时起身相互告退,刚一出北齐山便纷纷祭出法宝,飞快的向宗门飞去,只有聚符门门主一人悠闲的向山下慢慢走去,观赏者沿途风景。远处半山腰有俩人望着他相互交谈道‘怎么样,发现可疑人物没。’‘大约有三个吧,其他人也都是老奸巨猾,我怕我们这个计量,在我二人闭口不言时就被一些有心人看破。’‘有些可以人即可,优先将可疑之人的门人派往南疆,切不可在大战之时出现差错。’‘嗯,你说的很对,我等真实近几百年安于现状,忘了人心,果真有人串通外族,为了一丝利益,哎,这么多年也就出了这么一个聚符门,当年那一战要不是聚符门,恐怕我二人其中一人此时已是白骨一堆。’赵星河听着旁边之人说完后双目注释着山下远处的聚缘说道‘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他的宗门,现在恐怕只有他一人了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