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十四章 故人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望崖镇张元家。‘阿元,这几日你的基本功虚的很扎实,今日休息一下,带你出去走走,你要谨记,不管是修道还是炼体,心境很重要,至于什么是心境,这个词你记住就好,人一生要遭遇的事很多,各有机遇,就像你这几日所遭遇的,便是你的原,讲来定会有一个果,除了你别无他人能插手,我知道你这几日一直在想求我帮你去救你的伙伴,你放心吧,他没事的,待你专心修行,实力远超他人时,你便可以把火气从树叶转到掳走你朋友的身上,不要急求近路,欲速则不达。

  ’张元师傅望着院中大树的树叶一片一片落下对身后张元说道‘今日教你就这么多,今日的修行便是意境,走吧。

  ’清晨的太阳光洒向大地,将沉睡的小镇照耀一新,新的一天开始了。

  大早上的街道已是人欢马叫了,张元随师父一同走在街道上。‘阿元,他们为何会每天如此忙碌,现在本该是在家中刚刚睡醒,起床吃早饭的时间?

  ’张元师傅问道。‘师傅,他们要养家糊口,妻儿老小等着吃饭呢。’‘呵,你还懂这些呢,那你看看那边那些叫卖的年轻人,他们可不是已婚之人,还有那边那位卖菜老者。

  ’张元师傅停下脚步,一一指到问向张元。张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瓜,歪嘴一笑说道‘呵呵,师傅,徒儿不懂。

  ’‘以你现在的心性与修为让你理解这些太早了,只是......’张元师傅停顿了一下说道‘阿元,这些人活着,就有自己要做的事,比如你,现在只要和我练好基本功就好,那边的老者也好,年轻人也好,现在你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字,活。

  ’‘活?’‘对,活着便是希望、有望,也是明天。’说完此话的男子伸了一个;懒腰对着忙碌的人群突然大喊一声‘啊!

  ’周围的人瞬间都惊异的望着这边,在他身边刚好路过的路人还被他吓一激灵。

  张元师傅望着周围人是开始呵呵哈哈的笑起来,众人似看疯子一样看着男子,不一会便又开始忙碌起来。

  一旁的张元是涨红了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噗噗的乱跳,心中想着师傅啊,你现在可千万别和我说话,别叫我名字或者徒弟什么的。

  张元师傅扭头看到小脸通红,一脸怪异表情的张元更是放肆大胆的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说道‘今日之事,其他人的做法,我的做法与你的做法,好好记着,将来你会懂的。

  ’说完此话的男子突然一改嬉皮笑脸的态度,转身望向身后,突然四目相对,俩人都发出了‘咦!

  ’,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脑海中却又不曾有认识此人的记忆,相视一笑后双方各自走去。

  ‘师傅,刚才那人是你的熟人?’张元跟着他师傅从早市来到了城西。

  ‘不认识,只是他身上的一种感觉,好像我以前见到过的一些人才有。

  ’男子回忆了一下说道。‘兄台,不知我们以前是否见过?’突然身后传来一声。

  张元与男子转身看去,正是早市与张元师傅对视而望的那名男子。‘没见过,也许算是一种缘吧,似曾相识的缘。

  ’与一脸惊奇的张元相反的是男子转身后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好似知道此男子一直在跟着自己。

  ‘相遇便是一种缘分,在下又却非常相信缘分这词,洪起缘’‘常二狗’突然被男子冷不丁一个自我介绍跟随张元二人的男子与张元被这突然一句整的是想笑却是硬憋着。

  ‘想笑便笑,人活着自然洒脱才是本质’张元师傅见二人憋着嘴,想笑的怪异表情没好气说道。

  二人终于忍不住开始哈哈大笑起来,路过之人也是一头雾水的看向此三人。

  ‘兄台为人直爽,不拘小节,实属不易,此等意境怕是我此生也难到达之境。

  ’一边擦拭眼角泪水一边还有些忍不住想笑的冲动的洪起缘与张元二人边走边说道。

  ‘一个名字而已,也就是一个你活在这世上的证据,在意那么多也没用,我也佩服阁下一身事物却能潇洒面对。

  ’突然听到眼前自称常二狗的人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洪起缘晃了一下神,满脸佩服的说道‘二....常大哥,今日你在早上所做之事,小弟愚笨,到现在才明白其一,在听刚才一席话,佩服至极,你也解开了我心中一个结,我欠你一份人情,如果有缘,定当回报。

  ’没等张元师傅要说什么,此人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便转身疾走而去。

  ‘哼,好小子,怕我将你托付于他,留下一句欠我一个人情便走了,还日后有缘定当回报。

  ’张元师傅望着洪起缘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一旁的张元听完后说道‘师傅,我不要跟随此人,怎么了,你不要我这个徒弟了?

  ’‘不是,是此人害怕我想让你入他门派,此人门派修行之难,要难于所有修仙门派。

  ’‘修仙门派?此人是一名修仙者?’‘嗯,修为且不低,资质也很好,可惜背负太多,压的他快喘不过气来了,张元,你与他有缘。

  ’说完转身带着张元继续向前走去。快到中午时,张元与他师傅从城西转回城东。

  ‘别再看了,你看了一路了,那是假名字,此人刚才也是用的假名字。

  ’张元师傅没好气的对身旁的张元说道。此话刚一说完,一旁的张元又开始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师傅,别人用假名肯定不会给自己取一个这样的名字。’‘此人来的突然,介绍自己更是突然,你我身旁正好有一只狗,我就只好就地取材了。

  ’说完俩人也开始傻呵呵的笑着。快到家门口时,张元师傅突然停住脚步,望着大门对张元说道‘阿元,你今日站于家门前好好看看,有何不同。

  ’张元听闻后开始注视着自家大门,破败不堪的大门口前有俩阶台阶,大门俩侧是石墩子。

  ‘没什么呀,只是到家了呀。’‘你从此处在看向家中。’张元师傅不慌不忙说道。

  起先张元从还是感觉这就是家,还回来,一沉不变,慢慢的,自家突然感觉到,回家,不是简单的回家,母亲在一旁做饭,看到二人回来了,在大门口不进来,问了一句又忙碌着去做饭了,此时父亲也从商铺回来,看到二人站于门前打了招呼,看着二人。

  ‘师傅,说不出来的感觉,心里有温暖,不知为何还有一丝起伏。’‘能感觉到起伏就不错了,达到我今天带你修行的结果了。

  ’‘师傅,我好想有一点明白今日早市上的人与你了。’张元回过神来,眼中带着一丝杂色看着他的师傅说道。

  ‘好了,今日就到此处,回家吃饭吧。’张元师傅拉着张元与张父一同走进家门。

  郡长府内。黑袍人向一名同样是一身黑袍裹身的人说道‘公子,已经差人回国都禀报丧事了,南疆那边的探子回报,左弈城与南疆对峙已有三月之久,之间未发生任何摩擦,可疑的很,世袭爵位之事?

  ’‘先生,世袭之事就全权交予先生去办,既然左家要赶尽杀绝,我等也不必再畏手畏脚,此地驻军跟随我父亲多年,必无二心,现如今发生此事,那一位必然将我召回,恐我与左家撕破脸皮斗的你死我活,我等是皇族,左家也是国戚,他思前想后定会召我回去,加官进爵,放于身边好监视,也起到震慑作用,让我俩家不可斗的鱼死网破,伤他根基。

  ’此名黑袍人正是慕容狄现在唯一独子慕容安!经过丧父丧兄之痛后的慕容安此时没有了平日里桀骜不驯,整个人阴森恐怖。

  ‘拿公子有何打算?’一旁的黑袍人问道。‘此召回我,已是准备好将我软禁于皇城内的想法了,此地等会让司马徒前来接管,左家定会趁此机会让左博城代替司马徒镇守东疆,呵呵呵呵’慕容安突然冷笑响便大厅,过了一会接着说道‘慕容仁德,既然你不念同族血脉之情,为了你的皇后要灭绝侄儿,侄儿也便从此抛去这慕容姓氏,杀父杀兄之仇,不共戴天,此地发生的一分一毫事物,你能不知,竟然由其串通敌国残害宗亲,为你那不成器的儿子消灭一切可能威胁,那我也在会念同族之情。

  ’一声一声咒怨响彻厅堂,俩眼通红分不清眼珠眼白的慕容安此时犹如人间恶魔,恨不得屠边四周,以泄心头之恨!

  ‘公子,念力虽已成,切不可妄自发动,待你能掌握自如时,方可使用’一旁的黑袍人见此赶忙说道。

  ‘先生莫慌,我此时不会再像以前那般随性而为了,不出俩日司马徒定与来使一同前来,接替我的位置,到时候得靠先生帮助了。

  ’大厅内二人开始秘密易谋。一场腥风血雨将要笼罩这个大地,不知是国家之不幸还是百姓之祸,世代帝王诸侯争霸,苦的永远只有百姓,由如现在人心惶惶的望崖镇,郡长一夜举家迁逃,驻军将军,边疆皇族被人暗杀,城内先由士兵把守,实行宵禁,本来就安静的小镇现在显得格外压抑,一时间各方争霸都盯上了这个边陲小镇,凡人的权势争夺,修仙者的传承纷争,都不期而遇的来到了同一地点,这个陆寻国的起始点与转折点之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