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媫还没反应过来便看着自己的父亲突然口吐鲜血倒在了乌媫的身前,乌媫一急便急忙上前,而其身后那只不知名神鸟虚影也随之而散。

  ‘爹,爹,你怎么了!’乌媫担心的上前将乌乾扶起。

  在此时,乌媫收回了乌灵之后整个乌鹏堡内的下三族之人才慢慢的站起身来。而乌鹏堡族长乌乾的府内此时则进进出出好多人。

  ‘老爷醒来了。’乌鲁收起自己随身携带的草兜走出门外。

  门外此时站满了乌家之人,乌乾可是他们乌家的顶梁柱,若是乌乾突然倒了他们乌家之人今后该如何如何,小的小,老的老,根本无法在这北冥之地立足,这是所有人都非常关心,众人一见医者乌鲁走出门外说老爷相安无事后便纷纷上前准备进入屋内去探望乌乾。

  乌鲁见众人要一拥而入便挡在门前。

  ‘乌鲁,你要干什么,你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快让开!’众人见乌鲁挡住他们的去路,便怒道。

  ‘各位夫人、少爷、小姐,容乌鲁交代一句。’乌鲁听到众人的愤怒后便瞬间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的说道‘老爷有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内,小的,小的只是传达老爷的意识。’

  ‘不可能,我们要见老爷。’‘老爷怎么了,为什么不见我们?’众人瞬间在乌鲁面前吵了起来,吵着要进去。

  ‘我没事,你们各自去忙,不用管我,我只是有些急火攻心,静养一会即可。’屋内,乌乾有气无力的说道。

  众人听到乌乾的话语后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没一会,便各自悄悄的散去,无人在敢在门前喧闹,乌媫的母亲与乌媫站在人群最后方,待人群都散去之后方才看到她们二人,如今乌媫的母亲一脸担忧之色的看着屋内,乌媫也是眼泪汪汪的看着屋内。

  乌媫此时就是以为自己刚才显像出的乌灵将他爹爹击伤了,她此时心中很痛了刚才出现的乌灵,将她最喜欢的爹爹击伤!

  二人站在房门前看了一会,乌鲁站立一旁默不作声,见屋内没有再次说话,乌媫的娘便带着乌媫也默默的转身走了。

  ‘乌鲁,他们都走了吗?’屋内乌乾低沉的问道。

  ‘老爷,他们都走了。’乌鲁听后对着屋内一拜,回答道。

  ‘嗯,你今日就帮我在门外守护一会吧,我现在哪里也不想去,谁也不想见。’屋内,乌乾的声音中突然带着许多以前不曾有的沧桑之感的声音。

  乌鲁当然听出了乌乾此时声音的变化,但是其静静的站在门外,没有回答,也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黑光闪过,乌鲁身前突然出现一人。

  乌鲁吓了一跳,但是随即看清来人的面容后,赶忙跪拜在地上,说道‘乌鲁拜见老祖。’

  ‘免了。’来人正是乌族的顶尖存在,北冥长老之一的乌鹏。

  ‘乌乾在屋内?’乌鹏上前一步问道。

  ‘回禀老祖,族长在屋内。’乌鲁跪拜在地上头也不敢抬的回答道。

  ‘好了, 这里没有你的事了,去忙你的吧。’乌鹏听后发出破锣般的声音命令道。

  ‘是,老祖。’乌鲁听后慢慢的站起身来,但是其始终不敢抬起脑袋去看乌鹏一眼,而是低着头慢慢的退出三四米之远后向一旁快速的离去。

  乌鹏见乌鲁走后走向房门口,双手倒背的乌鹏没有伸手房门便自行打开,然后乌鹏走入其中,房门顺势又从新关好了。

  ‘老祖。’乌乾见乌鹏走入屋内,便站在一旁,恭敬的问道。

  ‘乌媫显像出乌灵是我乌族的福事,你为何会突然如此,能让自己血脉瞬间倒流,倒地发生了什么事?’乌鹏坐在一张椅子上,看向乌乾,问道。

  ‘哎,老祖,媫儿,媫儿的乌灵是水极乌......’乌乾颔首有气无力的说道。

  ‘水火极乌?,地灵级的还是黄灵级的?’乌鹏听后看向乌乾,一脸凝重之色的问道。

  ‘紫炎极乌。’乌乾听后,回答道。

  ‘黄源极乌与紫炎极乌吧。’乌鹏听后似乎回忆着什么似的,接着说‘必须将那人族之人抓回来,将其灌灵!’

  ‘老祖,将一名下等的人族灌灵,是不是?’乌乾一听此话看向乌鹏问道。

  ‘那怎么办,多少年我乌族没有诞生乌灵了,我大限也将到来,若踏不出这一步便将坐化,即使成功,也将飞升仙界与乌族从此无关,到时候乌族怎么办?’乌鹏一双鹰眼不知在打算着什么,滴溜溜的转着,说道‘水火极乌黄灵级的,将来若是他二人潜力巨大将水火极乌乌灵发挥极致那可是仅次于神鸟凤凰之下的乌灵,到时候,谁人能敌我乌族,为了乌族的将来,不如此,还怎么办?’

  乌乾听后想了想,确实也想不出能比老祖还好的办法,水火极乌传闻中乌族祖灵仅有的双生乌灵,除此之外再无双生之灵,二灵上古时传闻为相生相伴的灵鸟,一生恩爱矢志不渝,一方有难另外一方不管间隔多远都会瞬间知道,若是另外一只死去,这一只便也不会苟活,就是如此情比金坚的感情使其二灵伴生之人受益匪浅,二者在一起双修更是事半功倍!

  ‘那人如今在何处,看这紫炎极乌能够唤出必是那人遇到了生命危险,如今乌媫没有事便表示那人已经脱离危险,要尽快将那人找回来。’乌鹏站起身来,走到门口,说道‘我知道矿洞那里发生了暴乱,而正是那人所在的矿洞,此人现在没有被各部族抓获便表示他已经离开了北冥之地,发动此次暴乱之人是赤水国的长公主,我猜他们已经潜逃回赤水国,想办法混入赤水国去找他们,那长孙公主是发动兵变失败之人,定然也会悄悄回去继续完成她所未完成的事情,这是你可以找到他的唯一线索,不要惊动了赤水国的修仙者,虽然他们此时与我们密谋站在一条线,但若让他们知道此人定会被他们抓走,更甚有可能有什么危险,总之,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乌鹏说完,房门自行打开,他便走了出去,然后一道黑光闪过整个人便消失不见了。

  乌乾看着消失不见的乌鹏,注视了片刻后,转身走出房屋,不知去了何处。

  直至后半夜,孙二突然觉得很凉,在自己身体周围摸索半天只有一个比一个冰凉的石子握在手中。

  ‘怎么回事,我不是在家中睡觉吗?’没有睁开双眼的孙二摸索了半天觉得自己在荒郊野外便心中嘀咕道,自己明明刚才在自己家中因为太累睡着了,但是不知为何却越来越冷,直到真的冷到无法忍受后揉着眼睛慢慢的坐了起来。

  睁开双眼的孙二看到周围一片漆黑,抬头看到天空中繁星点点,一闪一闪的。

  ‘袁纤纤!’看到漆黑的夜空孙二才想起来,自己白日里被人一剑刺穿心脏,此时醒来,自己是死是活不知,但是不知为何突然一开口便是想着喊着袁纤纤。

  ‘咳咳。’就在孙二呼喊后在孙二正前方不远处,突然传出了几声咳嗽声。

  孙二听到不远处有咳嗽声便起身走去,走到跟前一看,正是袁纤纤躺在地上,睁开双眼看着夜空,咳嗽着想要挣扎着起身,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起身。

  孙二拖着疲惫身子坐到袁纤纤身旁,说道‘为什么你死后还保持着活着之前的模样,而我已经没事了?’孙二看着自己原本被一剑贯穿的臂膀处,此时他的臂膀处早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模样,没有丝毫疤痕,而且他还撩开自己的胸口,原本被一剑刺入的地方也消失不见了。

  ‘咳咳。’袁纤纤听到孙二的话语后气的咳嗽了俩声,然后低声说道‘我们,我们没有,没有死......’

  孙二趴在袁纤纤嘴前,听她说完之后问道‘不可能,如果我们没死,我的伤为什么都已经好了,而你还是如此?’

  ‘我,我也,我也不知,总之,我们,我们没有死。’袁纤纤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这剪短的几句说完。

  孙二听后用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顿时一股钻心的疼传遍全身,疼的他生泪都流了下来。

  他们真的没有死!他常听人说,死后就没有任何知觉了,如今他看按着以前听闲来无事之人交谈的方法检验自己活着,如今强烈的疼痛感告知他,他没有死!

  刚得知自己没有死去后的孙二没有激动的高兴起来,而是护在袁纤纤身前,警惕的看着周围。

  ‘你在,你在干什么?’袁纤纤见孙二突然警惕的注视着周围,还双手护在她的身前,便不解的问道。

  ‘我们若没死,那名男子也没有死,他在那里,是不是在暗中想要袭击我们?’孙二还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回答道。

  ‘他为何没有杀我们我不知道,但是他肯定已经不在这里了,如果在,你我二人早被他杀了。’袁纤纤再次重重的咳嗽起来,鲜血有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孙二刚忙扶起袁纤纤,问道‘当时,我看到你被?’

  ‘我被他一剑穿心了,是吗?’袁纤纤靠在孙二胸口,解释道‘我们赤水国皇族之人的心都是反方向长着,你们在靠左下方,而我们在靠右下方。’

  原来如此。孙二听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不要光顾这点头,他那一剑虽然当时要不了我的命,但是若不及时处理,我也一样会死的,我可没有你这么神奇,尽然睡一觉醒来便会安然无恙。’袁纤纤感觉靠在孙二胸口处有一股暖流慢慢的流入自己的体内,这让她很舒服,便稍微挪了挪身子,与孙二靠着更近了。

  孙二当然感觉到袁纤纤向自己靠来的身体,顿时他才反应过来,他一个男子与眼前的女子突然如此亲密的紧挨着,顿时脸色一红,心扑通扑通的加快跳了起来。

  过了一会,袁纤纤感觉身体好多了之后便被孙二抱了起来,他们在这里袁纤纤是不会好的。

  就这样袁纤纤在孙二的怀抱中二人就这样赶着夜路向前前行,想要赶快倒找一处小镇,在镇上将袁纤纤治好。

  而当他们二人走不久后,一阵微风吹拂而过,在他们二人原本所在之地不远处,突然一层厚厚黑灰被吹起,飘散在了夜风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