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四十二章 欺辱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张元仔细的看着小鹿吸气,然后吐气,慢慢的,全身居然泛起了黄色微光,隐隐约约,有一层黄色气体保护着小鹿的全身,然后小鹿接着又开始向张元一样打定入神,张元居然睁着眼睛看到了白日他打定入神时看到的黄色星点慢慢的向小鹿靠近,进入到小鹿身体。

  小鹿紧接着将吸入的灵气运用全身,张元肉眼看的清清楚楚,黄色星光游走全身,每到之处身外黄色气体便更胜一成的保护周全,这一下让张元突然明白了师傅的用意。

  先将源气吸入体内,贯通全身,一旦熟悉,便将源气运转身周,将每日吸进的源气一般练于身外护体源气,一半慢慢吸收系内作为灵气修行,在达到一定程度后,已吸入护体的源气包裹住吸入体内无法存留继续修炼的源气,自己好做渔翁之利!

  此刻的张元是豁然开朗,一边抱着演示完毕的小鹿,一边高兴的咧嘴傻笑.......

  第二日如往常一般,张元起床与三师兄准备好早饭便与大家开始了基础练习,张元此时才发现,即使师傅修为到达了很高的境界,也在每日与他们做着基础练习。

  起初,张元以为是师傅一边监督他们练习,一边爬自己偷懒,一同与大家练习,后来从大师兄那才知道,即使是以前的长老,掌门,也是每日会同弟子一同练习,聚符门的基本功要一直练,即使以前有一名飞升的长老,他也在飞升前与门派中人练习着基本功,聚符门的基本功,每一个层次的人练习有不同的理解,这也是聚符门厉害之处!

  早饭过后,师傅不知为何,急急忙忙出门而去,张元与大师兄相继走出山门,张元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三师兄,三师兄投来了羡慕与绝望的眼神。‘吱呀’大门关闭后,张元与大师兄听到一声惨叫,之后二人便远离了门派,也不知后来发生什么。

  ‘师弟,昨天我感觉我进步了,以前打不到这贼鼠的,从练习了他给我的皮画,我感觉有新的一丝认知了,对炼体,你呢?’ 走在张元身旁的大师兄问道。

  ‘我,我不知道呀,我一直在练习皮画中的功法,却未成与人切磋过,只是在闲暇时观摩师兄与那灵鼠对决。’说着说着犹豫了一下的张元接着说道‘师兄,你有没有发现,昨日给我们的果实虽然与往常无二,可是我吃后入定时感觉身体内不一样了,只是还说不来那不一样。’

  ‘嗯,我也想问你此事的,昨日给我们的果实,我吃第一口就发现了,比往常的甜,而且往常你我二人需要吃四到五颗,可昨日的吃了三颗便感觉吃撑了。’大师兄回忆的说道。

  ‘不管如何,灵鼠对你我二也无坏心。’张元接着道。

  ‘对,不管如何,它还赠与你我功法,陪你我二人练习,到了高阶源结期第八层,练气还好,炼体者是难上加难,大部分都是练到八层放弃,回家当镖师,或者做了其他生营,而我也是卡在这第八层许久,如今有这灵鼠陪练,我受益匪浅,隐隐感觉快要有突破的感觉,你我二人定要抓住机会,刻苦,哎呀!’话没说完的大师兄突然抱着后脑勺蹲在地上。

  ‘吱吱吱’背后不远处一颗树梢,灵鼠晃动着光秃秃的尾巴,正得意洋洋的看着二人。

  ‘鼠贼,我今日定将你脑瓜上的毛削去,今日居然用石子偷袭我。’大师兄抱着后脑勺找到树梢上的灵鼠,脚用力一蹬,直接拔剑飞向灵鼠。

  这一切被张元是尽收眼底,张元心中这才感觉到灵鼠的重要。起初师兄想要跃起很高时,都必须蓄势待发,今日居然直接便可像往日般弹射而出。在观二人战斗,前几日师兄如何攻击,灵鼠都是灵活应对,今日灵鼠对抗师兄时居然也是认真对待,看来,皮画的功法,灵鼠带来的果实,还有灵鼠,真的对他二人至关重要。

  想定后的张元也不甘示弱,找到离他二人不远处的一块平地之上,开始打定入坐,感受着清晨的大地,慢慢的开始练习着常师傅教给他的功法,吸取灵气,滋养身体,慢慢的将源气炼化,周身慢慢泛起了微弱零散的黄色气体,慢慢的环绕周身。

  此时学者小鹿那样练习的张元突然感觉到,自己今日的入定吸灵比昨日强上百倍,自己身体各个经脉感觉源气环绕,舒服至极,而起自己身体能吸收的源气也比昨日多上许多,没过一会自己便感觉浑身精力充沛。

  当自己感觉身体吸收源气达到一定程度后,又开始试着将源气慢慢炼化,与周身环绕的黄色气体相结合,慢慢的,护体气体又强盛了许多。以此类推,张元慢慢的吸收,慢慢的炼化,当自己感觉到顶点时,便慢慢散去源气。

  ‘呼~~~~’长长出了一口气的张元慢慢睁开眼睛,心中想着。可能是自己修为太低,再加上还是伪灵根,自己停止修炼的同时,护体黄气与体内环绕的灵气便慢慢的消散而去,身体只留下一点点残余的还在环绕,张元不由的苦笑一下。

  ‘师弟,你入定完了?’大师兄从远处跑来,裤腿不知何时被撕扯掉一块,一手提着剑,一手拿着布高兴的跑过来。

  张元觉得今日的大师兄格外高兴,自己琢磨了一下便开始寻找灵鼠。不一会便找到了靠在树梢的灵鼠。

  此时的灵鼠搞笑至极。光秃秃的脑袋瓜,还有几根倔强的小毛发立着,俩只小爪子摸着脑袋,满眼泪珠打转,恨恨的看着大师兄。

  ‘哈哈,哈哈哈哈,太过瘾了,今日总算报了往日之仇,哈哈哈。’跑过来的大师兄将手中布块收好放于腰间,坐在张元身旁看着远处恨恨瞪着自己的灵鼠哈哈大笑说道。

  ‘师兄,我怎么感觉你下午要遭殃了?’张元看了看远处生气的灵鼠,又扭头看着大师兄说道。

  ‘这小家伙的套路被我摸清了,而且我今日用的皮画上的招式,将这家伙打的招架不住,哈哈,下午它会更不好过。’大师兄洋洋得意的说道。

  ‘师兄,灵鼠好像在看什么东西。’张元提醒到。

  ‘哎,对呀,那家伙在干什么,好像手里拿着什么,在仔细观看着。’大师兄打住了笑声,站立而起眺望着树梢的灵鼠。

  树梢的灵鼠似乎感受到了二人投来的目光,对着大师兄比划了一下,说是要将他师兄的衣服都扯掉,还要将大师兄前脸的头发尽数拽掉。这一下大师兄可是心中咯噔一下。

  ‘师弟,你说这家伙是不是还有什么好东西没有拿出来呢,藏着呢,我看那家伙看着的东西有点像给我们看的皮画?’大师兄说话都少了三分底气。

  ‘有很定有,这家伙这几日给我的东西,哪一样我们没有好好找寻过,我们这山头根本没有,不知藏在何处,我看它限制的模样,像是在学什么能破解你功法的皮画,师兄,下午你可要坚持住啊。’张元说完,吃了一口灵鼠扔来的果实,擦了擦嘴。

  ‘不管那么多了,现在能将它打败已然没有挑战性了,它下午要是变强了,能继续打压我了,也是一种动力!’大师兄也掏出怀中的果实,张大了嘴巴一口咬下。

  下午的时光。张元在努力的练习着皮画中的招式。而一旁的大师兄起先还能应付灵鼠几招,没过一会,灵鼠凶光一现,大师兄便丢了魂似的,越战越退,在后来便是一人在前面撒开了腿跑,一直老鼠凶神恶煞的在后面穷追不舍,山林间的飞鸟走兽被这二人的追逐与惨叫惊吓的到处乱飞.....

  黄昏的山坡被阳光照耀着犹如金山一般。‘吱呀’门派大门被一人轻轻推开。门口站着二人等着进门之人。

  ‘师兄,你们二人是去捅猴子窝了吗?’门口的二师姐生辉看到进门的二人一脸无奈的问道。

  ‘师兄,师弟,你们二人虽然这几日打回的野物越来越美味,可是师兄,师弟还好,你是怎么弄的?’生常捂着嘴巴,不敢笑出来问道。

  进门的二人正是从山林间归来的张元二人。张元还好,只是蓬头垢面,而一旁的大师兄则是苦不堪言。

  浑身上下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光着上身,腿下的裤子现在犹如半腿裤一般,被撕的是零零碎碎,一手耸拉着提着剑,一手抱着一堆布块,额前的头发消失了一大片,满脸泥土的站在山门前。

  ‘我二人今真是捅了猴子窝了,对方人数太多,我二人应接不暇,我为了护住师弟先撤,只好一人对抗成群结队的猴子,最后与对方战了一个平手,对方还不罢休,我一看天色已晚,想起师门中你二人还在等待着我二人打回的野物做晚饭,便与对方约定好,明日再战,这才与师弟回来的。’有气无力的大师兄俩眼一转回答道。

  一旁的张元也不做声,只是嗯嗯的点头称是。

  门口的二人自然不信他二人的鬼话。自打伙食改善好了开始之后,大师兄天天挂彩而归,今日更是衣衫不整,犹豫败兵丢盔弃甲而归,一旁的张元更像是忍不住想要笑的感觉,二师姐接过大师兄递过来的衣物,准备回到屋中帮大师兄缝补之时,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不友好的声音。

  ‘怎么,废物现在连牲畜都打不过了,为了吃一口好饭,领着新进的弟子进山打猎了,还被牲畜大败而归?不知此门派是修仙门派,还是凡人野炊门派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远处传来阵阵笑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