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五十三章 圣女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在此地休息一日,明日赶快启程前往疆御。’车外一声人声变得嘈杂起来。

  张元瞪大了眼睛脑中思绪万千,又强扭着脖子想要看清是谁在抱着自己,而抱着自己的人因为张元脖子的扭动,突然从睡梦醒来,赶快看向张元,张元此时才看清原来是浮生,此时的她一脸茫然,看到自己醒来高兴的抱了抱自己,对着自己微微一笑。

  ‘别着急,我帮你治好了伤,只是你要在半个月内身体不能动弹,很快的。’浮生用细长的手指拨了拨张元挡在额前的长发,说道。

  张元此时浑身不能动弹,微微张了张嘴,慢慢的说道‘我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现在是被抓了吗?’

  ‘嗯,怎么说呢,当时你被黄元一剑穿透身体,我着急之下用了我娘传我的秘术,可是他们一见我使的秘术,都纷纷下跪叫我什么圣女,我也搞不懂,我刚帮你治好伤,准备带你离开之时,突然橙海出现了,当时我感觉我不是他对手,对方要我跟着他们回圣殿,我只能抱着你跟着他们来了。’浮生一边回想一边向张元解释道。

  ‘圣女?你是南疆之人?’张元越听越糊涂,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啊,我一直和我娘生活在山上,要不是遇到你,我就一辈子在哪里待着呢。’浮生嘟着嘴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对了,这么些天,你一直把你娘挂在嘴边,你娘现在再什么地方呢?’张元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向浮生。

  ‘我娘.......’浮生刚说几句,突然车外一人禀报打断了她的话。

  ‘圣女,我们今日就在此休息了,大概还有俩日便可到达中州,教主与护法长老在圣殿等候多时了。’

  ‘你们怎么安排都好,不要打扰我就好。’浮生皱着眉头对着车外说道。

  ‘属下遵命,圣教光辉,天下为尊。’车外一声男子声音说完后便再无人来打扰。

  ‘我们怎么办,他们要抓我们回去干什么啊?’张元压低了声音,示意浮生把耳朵贴过来,二人悄悄对话着。

  ‘我也不知道,刚才说话之人便是那护法黄元,他不是我的对手,只是那橙海,我恐怕几招之内必败无疑,我能逃走,到时候怕他们将你杀害啊。’浮生晃动着大眼珠,小声的与张元对话着。

  ‘眼下只能先等我恢复了,不然就算是跑,你也不能推着我跑吧。’张元望着车顶无奈的说道。

  ‘那就不好说了,等你痊愈,怎么也得俩三个月,而且我昨天问黄元,橙海在教会内最多算第八高手,在他之前还有七个人,这骇不算教主,我们去了他们总会,想跑,我估计这辈子不到教主的功力,跑都跑不出来。’浮生抱着张元晃动着身子,好像是左的时间太长了,想要活动一下身体。

  ‘你放下我吧,现在车也不走,你好活动活动。’张元似乎看出了浮生此时的状态,轻声说道。

  浮生也没回答,顺势将张元放在一旁,伸展了胳膊,晃动了一下全身说道‘哎呦,昨天到今天,可算是放下你了,抱着真累,我娘以前以这么抱我的,我现在才感受到我娘的痛苦。’

  张元听着浮生这一段话,顿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浑身全无知觉,回想起当晚的哪一剑,自己也是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自不量力这个词自己是切身体会了,根本不是人家对手,还要逞强,想到此处张元突然问道‘我记得,我中的那一刀虽不致命,但是当时若医治不及时也会命丧当场的,你是怎么救我的?’

  浮生晃动的身体突然震了一下,背对着张元一时没有任何言语,二人就那么僵持着,不知过了多久,浮生低下了头,双手在前面不知在捣鼓什么,像极了害羞的姑娘一般,下嘴唇微咬着上嘴唇慢慢的说道‘不管如何,我今后就是你的人了。’

  张元被这么突然一句整的浑身如雷击一般,自己昏迷之后发生什么不知道,但是一醒来便被浮生告知,她以后便是他的人了,这让张元瞬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愣愣的躺在那里,眼中混乱的感觉这马车车顶在天旋地转,自己干咽了一下嗓子,感觉自己嗓子眼能冒出火来。

  也许是自己说完话迟迟不见张元回答,浮生嘟着俩个脸蛋,突然转过身来恶狠狠的说道‘怎么,你要是不愿意,算了,就当那晚什么都没发生!’

  张元原本就是乱成一锅粥了,浮生突然来了这样一句话,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元还在车内思绪乱飞,浮生是气囊囊的走出了马车内,马车外突然想起一人的声音。‘圣女,您这是要去哪,小的陪同。’

  ‘滚开,离我远点!’

  ‘好嘞!’

  张元苦笑着听着车外的对话,自己一人动弹不得躺在这里,麻木的感觉自己从离开家之后便是一路奔波与奇遇,也不知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如此生活,原本只是想与父母在一起,平平淡淡一生,如今,哎~不由得自己感叹了一声。

  直到后半夜,浮生才气鼓鼓的从外面回来,时不时还将黄元臭骂一顿,之后走进车内,看都没看张元,直接走到了车内最里面,靠在哪里,一动不动。

  张元心神不宁,见救星回来了,在浮生经过自己身旁是,对其嘿嘿一笑,对方没予任何搭理,自己知觉尴尬,但又不知如何是好,就那么尴尬的躺着,二人谁也不言语。

  浮生像是在等待张元说什么似的,半天见没动静,长出了一口气,扭过身子,背对着张元,头倚在窗边,无精打采的某样。

  张元见浮生如此伤心,自己顿时心中过意不去,干咳了俩声说道‘浮生,那一晚,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和你没关系,没有发生什么。’浮生没好气的说完之后停顿一下接着说道‘以后叫我圣女,我和你不熟!’

  张元是彻底傻眼了,女人的翻脸比翻书还快,这一会的功夫,便要和自己断绝一切关系,再无来往,自己咬着牙硬着头皮硬又问道‘浮生,那个,都是我的错,不管如何,你要我干什么之前,也因该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啊,我才好回答你的要求啊。’

  浮生嘟着嘴眉头拧成一股线,眯着眼睛转过身来看着张元,就那么恶狠狠的看着他,也不说话,张元都能感觉到浮生因为生气而喘气的声音,干瘪着嘴等着浮生的臭骂。

  ‘还是我娘说得对,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过了今晚,你自己在这呆着吧,我明天要走,虽然我打不过橙海,我要跑他还是留不住我的,既然你不认我,我也无意在留在此地了。’浮生傲气的抬起脑袋,看着张元没好气的说道。

  张元这一下瞬间没有了任何犹豫,赶忙赔笑着说道‘不管如何,我都认,你。’张元突然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一脸尴尬的嘿嘿干笑。

  ‘男人,都这样,为了自己一时的利益,瞬间改变嘴脸,就为自己,看来,我们真的缘至此处了。’浮生不再是没好气的说话,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这平静的态度让张元突然感觉到一股窒息的感觉。

  ‘这些都怪我,刚才是我不诚心了,为了自己活命而骗你是我的不对,可是你自己想想,若我不知任何原由,我如何回答你的问题啊,你最起码得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张元不敢再看浮生的眼睛,把脸转到了一边,也是心平气和的说道。

  ‘我现在告诉你,你听完之后给我一个答案,我要你内心的答案,不要欺骗我。’浮生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突然没有那股稚嫩之气,面无表情的说道‘那晚你受伤昏迷,我将他们赶走,将你扶起,为你运气疗伤,哪知你伤势太重,已无力回天,我不得已将自己的精血给你输送了一半,这也是为何我打不过橙海,我这一半的精血,需要一百年左右才可恢复,为你输送时....’浮生突然红着脸低下了头,俩只手相互乱动着。

  ‘输送时怎么了?’张元问道。

  ‘为你输送我精血,首先你得能承受住,为了能让你承受住我的精血,我将我的本命珠从你口中输送到了你的体内。’浮生咬着牙红着脸说道。

  张元此时算是彻底明白那晚发生的事情了,浮生若不是为了救自己,将自己一半的精血与本命珠给了自己,她自己大可以全身而退,怎会落得如今地步,而且男女授受不亲,这一点自己大小便知,如今浮生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为此要求自己要跟随,自己如今又拒绝人家,人家怎能不生气,张元平定了下心情,看着害羞的浮生说道‘浮生,若你娘同意,我定不会负你!’

  低头害羞的浮生听到张元这一句话,突然抬起头来,眼中闪动着不定的光芒,嘴巴微张,慢慢的说道‘但是我娘不让我嫁给一个比我修为低下的人,我娘让我到达了灵动之境方可许身,我说的是跟随,从此我二人不离,你去哪,我去哪,直到你我二人修为都到达了灵动之境。’

  张元一听,一脸迷茫的问道‘灵动之境是何境界?’

  ‘嗯,这个吗,怎么说呢,就是我娘三百三十岁的时候便是灵动大成之境,我娘说我若肯刻苦,三百岁左右便可到达。’浮生想了想说道。

  张元一听,瞬间感觉自己头大了俩圈,嘴唇颤抖着问道‘我与你相识不久,还不知你是何人,能活多久?’

  ‘啊,对了,你是人族,我也忘了,你活不了那么长时间,可是你可以修行啊,你们人族的练气者也是可以活的很长的吗。’浮生高兴的说道。

  张元是彻底无语了,原本看到对方变身,以为是某种功法,如今再一听这些,心中顿时感觉一堆疑问,等离开了这个虎口之地,自己一定要好好问清楚浮生。

  ‘对了,明天开始我教你炼化我的本命珠,要不然明日午时你便会受不了我的精血,七窍流血而亡。’浮生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这又是为何?’张元一听,莫名其妙的又是一道死劫,无奈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些都是我娘告诉我的。’浮生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你娘现在在何处,是否同意你现在的决定?’张元听后问道浮生。

  ‘我娘,我娘离开我有五十年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