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六章 寻找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城中最热闹的集市中,一年一度的祭祀大典结束就会有三日的庆祝会,周围的商人,艺者,杂耍,小偷,行者等聚集于此,好生热闹,大街小巷满满都是人,行人时而观看杂耍者眼前变戏法,人群中间突然出现杂耍者,让人惊奇不已,时而人群后方练杂耍叫好声一片,时而驻足观看各色商人带来的新奇物品,有生活用品,有胭脂水粉,也有异地风情物品,夹杂着一些靠人群聚拢精神分散发大家财的行窃者。

  王麻子便是十里八乡臭名昭著的好吃懒做,顺手牵羊之辈,一年一度的大会,周围的人都会蜂拥而至,自己哪能错过这个发财的好机会,一晚上也算是小有收获,摸得了一些碎银子,正当准备收手去酒楼喝上点小酒听歌姬唱上一曲,找个破庙过上一夜时看到一老一少新奇的观看着周围的事物,心中便打定这肯定是那家少爷让老奴才陪同出来见见世面,随身银子肯定带不少,想到此处王麻子嘴角微笑,伸手扔了嘴里喊着的枯草,松松散散的走向这一老一少,刚走身旁便听到二人对话‘乌老,此间人对如此简单障眼法却如此推崇,还扔自己辛苦所得积蓄,这是为何?’‘回禀殿主,这便是这些人活着的乐趣,他们一生有些人也许都不会出去这座城,世代栖息于此,日出而耕,日落而息,虽没有大道长生思想,却也生生不息,后代繁荣。’‘哦?那也可以对的上勤劳朴素了,然不知阁下这做法是不是该被剁手严惩呢?’少年突然话锋一转,对身后偷偷摸摸的王麻子说道,此时王麻子已经浑身湿透,感觉自己的魂都在头上飘着,原本顺手在摸少年腰间的玉佩,可是少年身旁的中年男子突然消失不见,让王麻子心中打鼓,可一转功夫,感觉自己后背一只冰冷无比的手放在了自己肩膀上,自己左肩突然一只手搭了上来,嘿嘿的干笑了俩声,这笑声让他瞬间浑身汗毛直立,魂飞天外,感觉自己的魂都被这只手抓着,动弹不得,在加上少年转身望着他时,他就感觉自己这次是非死不可了,要不是肩膀那只手抓着自己,自己此时早已瘫坐地上。

  ‘乌老,我有一个想法,不知此法可行否。’王麻子最后有感觉的听到少年说完这句话后便不省人事了。少年刚和乌姓中年男子说完话后转身向集市西边望去,眉宇间紧紧锁着,乌姓男子见状俩眼一转问道‘公子,不知是不是那叛徒?’‘是那人,正被三名下三段炼士和一名上三段炼士追着,那个叛徒如果继续往城南跑去的话,也许会被驻守擒获,到时候他就没命了,我帮他一次吧,好歹也是本族之人,虽已背叛,也不能死外族人手里。’少年说罢只见其嘴角动个不停却听不到声音。

  与此同时集市西边金长老带着三名门人全力追赶史长风,因在凡人群众,不敢使用法术,只得紧追不舍,只见史长风突然一转向集市东边跑去,一行四人也紧追转身向东跑去。史长风跑到集中最中间是回头望了一眼正在追来的金长老四人时突然感觉怀中撞来一物,不由大惊,转头一望却是一路奔跑的张元。

  史长风眼睛眯了一下见状拍了张元屁股一下说道‘小孩子急忙奔跑不看路,此声不高不低,却让周围人听了个清,霎时围拢一群人观看热闹,追来的四人只得在人群中看着,伺机而动。‘小孩,出来玩也要看路,赶紧回家去吧,不然挨打。’史长风扶起倒在自己怀里的张元说道。‘对不起大叔,我有急事所以。’张元一起身头也没抬话也没说完便撒腿就跑,在人群中留下半句话向家中跑去,史长风望着四人嘿嘿一笑,转身跑向东面围观人群中的一老一少,人群见状四散开来继续观看沿街杂耍商人,马路中间四人对视着三人,却不敢动弹,金长老传音道‘那中男子恐怕也到了凝神后期,而那少年我尽然看不透修为,我们切不可轻举妄动。’

  ‘不知这俩位道友如何称呼,道友背后之人是我门派弟子,我们一行四人正是寻找他而来。’‘他?亏你还是马上到上三段的炼者了,此人被夺魄了没看出来吗?’乌姓男子如刀割钝器般的沙哑嗓门一出口,惹得四人惊疑不定。‘不管如何,伤我门人定要付出相同代价,此人若与道友有瓜葛,就请道友给我一个交代,如若没有,道然既然看出来此人被夺魄,想必应该知道我等与他将是不共戴天了。’金长老在此人话语一出观望了一眼史长风,心中咯噔一下,转而脸色一变说道。‘我乌鹏头一次被一个晚辈威胁,传出去不得笑掉大牙,就冲你刚才那一句话今日这事与我有没有关系我都管定了,怎么着,咱门去城外?金长老是何等身份,在宗门内是何等地位之高,今日突然被人以小辈唤之,再加上门人无缘无故被人夺魄,怒气一下瞬间放出凝神后期的修为。’‘嗯,不错,大圆满境界,马上突破,进阶上三段修为,也好心机,故意假装怒气一上放出修为,好让城南坐镇那个老家伙发现好追来帮你一把,他已经感受到了,动身了,咱门也走吧,此间是凡人之地,我可不想破坏炼气者规矩。’乌鹏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抓着史长风的手瞬间又抓紧了几分,跟随少年向城外走去。金长老四人相互对望一眼故意放慢脚步跟着他们后面向城外走去。刚走一半时背后来人一呵道‘尔等四人刚才是谁在凡人间乱放气息,破坏凡规’一声不高不低铿锵有力的声音从四人背后传来,四人转身,金长老一见来人赶忙带领三人行大礼说道‘原来是古前辈,晚辈榆林宗金萧。’‘不必与我自报家门,你既已到大圆满境界,不可能不知凡规,定是遇到什么事了,快快与我说来。’‘启禀前辈,城门处三人其中一人是我门派弟子不知何故被人夺魄,晚辈找此人要其交代清楚,怎料随行二人嚣张至极不予回答不说还挑衅约战城外,晚辈见此二人一人修为与晚辈无二,一人修为在晚辈之上故此故意放出修为指引前辈而来,望前辈主持公道!’金长老指向走到城门外的乌鹏三人一五一十的说道。‘还有此事,看来此行三人差不多就是联盟这几日在堤防的北冥妖人了,待我传音召集附近盟中道友,然后我等出城会会北冥妖人!’古姓修仙者说完手指间出现一张符纸,只见其嘴唇微动手指一抖,符纸瞬间起火化为乌有。‘走!’古姓修仙者说完五人向城外走去。

  ‘没想到常十二穷极一生都没找到你,我却无意间找到你了,虽然是一缕残魂待我抽出炼化一下便与你本体有了感应,现在你有俩条路走,第一条便是带着那件东西来见我,我可以既往不咎,我也知道你压着修为不化型怕的是渡劫异象被我们发现寻来,我不但可以为你护法,还能帮你渡劫,第二条路便是被我抽魂炼魄,到时候你不但修为大降寿元尽减一半还会被我抓到,你与你那余孽后人都将不好过。’少年一出城门双手倒背望向夜空淡淡的说。‘史长风’听闻后脸色一阵比一阵白,俩眼滴溜溜一转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藏了,这么多年也属实不易,要我交出东西也行,但你也得拿出点诚意,将那印记消去,你也知道那件东西那个储物袋根本无法装下,里面正是我那不成器的独子,族内子弟相互比拼甚是厉害,我那独子这么多年却未能成功达到二阶,随我回去只会是被抛向后方充当祭品,留于此间看其造化。’‘不急,你本体出现在我眼前,我便消除此印记,在待你与我去找那物,你族专攻魂魄神通,此间一缕残魂我知也奈你不何,你若诚心带着那物就此断魂陨落,我神殿几千年计划岂不是被你一人打乱,我不得不小心行事。’‘我这缕残魂能离开本体多远想必....’‘不必和我在费口舌,那物你也毁不掉,若诚心便差本体与我相见,其他事情待我赶走来人再说。’少年不等‘史长风’把话说完话锋一转面向城门口出来的五人说道。

  ‘果然是北冥妖人,不知何事尽然让北冥三老的乌鹏亲自前来?’一行五人来到城门外,古姓修仙者看清三人面容后眼角抽动了一下说道‘以你的身份犯不着对一名晚辈夺魄,此弟子不知犯了何事?’乌鹏发出破锣般的呵呵声说道‘原来是古常侍,当年那一战没有被我打出上三阶已经是对你修炼到此修为不易才手下留情,今日这事不是你该管的,你若现在转身回城,我也不会破坏规矩。’乌鹏见来者是自己的手下败将更加嚣张的说道‘今日我二人到此也没破坏当初我们定下的规矩,若你执意要动手,远处在赶来的那几个家伙也保不住你。’古姓修仙者此时是骑虎难下,原本是带着晚辈前来讨教一二,怎料对方一个少年修为自己尽然看不出,另外一人自己更不是对手,当初若不是门中道友出手相助,自己在那一战恐怕早已陨落,今日再见此人修为不但更甚从前,自己根本不是对手,脑中一转只得拖延时间待其他盟中道友前来支援。心中打定主意眼神一变说道‘当年是我技不如人,我输得心服口服,但是今日你二人无缘无故夺魄他人,还说没有越规,我作为此地轮值执事,当然要问个一清二楚。’‘你想借此来拖延时间好等俩个上二阶,三个上三阶的人来支援吗?’少年望向城西上空说道‘即使你们一起上也都会陨落至此,我今日寻得一物,不想再此破了规矩,此人我是肯定要带走,你若在执意不肯离去,我便不客气了。’少年话语刚落,乌鹏一个闪动消失不见,城西上空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一名黑袍人从空中应声倒地。

  ‘啧啧,还是修士的精血美味,比起那些牲畜的阳血、精丹美味多了。’乌鹏一来一回也就一呼吸之间尽然瞬间击倒一名与古常侍一般的存在可见其修为恐怖,瞬间发生的事让城门口五人是叫苦不已,那四人是现在见到了乌鹏实力暗暗后悔,可那古常侍当年与这乌鹏交过手,自己是生生被打落一个境界,要不是门内其他长老相助恐怕自己早已陨落而亡,现如今看到这乌鹏一瞬间击倒一名与自己修为无二的道友,自己心中更是凉到脊背。‘既然北冥族人无故偷袭我方修士,我这执法执事不出手讨教一二是难与盟会交代。’城门东侧天空中突然发出一声沉闷的话语,话语刚落从空中伸出一只乌黑大手直抓乌鹏而来。‘大罗千手,赵老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