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六十九章 锦云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一行人悄然的离开了国都翠城。

  ‘教主,他们走了,锦云跟着走了。’闵月教最高的建筑屋顶,俩人看着慢慢远去的马车,一人开口道。

  ‘她?她为何会突然要离开的?她这个教外之势都有多久没有主动要出去过了,今天是怎么了。’闵月教的教主闵红看着远去此马车,问道。

  ‘也许是想弥补当年的过错吧,但是她知道那么多事,就这么随意让她去了?’教主身旁之人问道。

  ‘浮屠生走到哪,她便会跟到哪,她们俩人会回来的,这里是根,是家,她们去哪里也都会被召唤而回......’

  斜阳洒向了大地,万物沐浴在阳光之下。

  一行人行走在山间小道。

  锦云死死的跟着马车,那里都不去,也不和任何人说话,其他人也不敢靠近她,有锦云在马车附近,其他人都避而远之。

  ‘这人是怎么回事?’车内,张元看着周围人像是看到了瘟神一样,都对这名唤做锦云的女子避而远之。

  ‘这人我也不是很清楚,从我回来之后便一直死死的看着我,也不说话,我问其他人,其他人也都不知道。’浮生回答道。

  ‘这人在闵月教内,但是不受教内人管束,却能出入自由,怎么回事呢?’张元好奇的嘀咕道‘对了,这几日你找到什么与你娘的事情没?’

  ‘没有,一点都没有,他们把我骗回来,只是因为闵月教的圣女是南疆百姓的精神支柱,这么多年圣女不出面,国民一直很是埋怨四起,他们只是想方设法把我骗回来便可,教内根本没有一本书籍记载关于我娘的事情,我问其他人,其他人也不说。’浮生一脸埋怨的说道。

  ‘那怎么办,眼前这个锦云不知底细,但是看到教内所有人都怕她,恐怕不简单,我们找机会逃跑第一关便得是过她这一关。’张元撩开车帘,看着车外一张死板脸的锦云,与身旁的浮生说道。

  ‘她?我感觉她我们不必担心,我们只担心护队的红衣护法吧,锦云不知为何我感觉她对我是好意的。’浮生说道。

  ‘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先去八族之地,到了浮屠殿再说如何离开此地吧,要不然你我二人在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怎么离开这里都是一个问题。’张元分析道。

  二人在车内闲扯,车外的锦云漫无目的的乱看,但是时不时用鄙视的眼光看一眼车内张元的方位......

  这一走便是几日,这一日傍晚时分,一行人在一座不知名山头落脚,整顿好后一行人坐在篝火旁,几名教众在烤着山林间打回的野物。

  ‘橙护法,我们还需要走多长时间才会到达八族之地?’张元与浮生坐在一边,看了看渐渐漆黑的夜空,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八族之地,只有八族之人才知,在下不才,不是南疆护国八族之一。’闵月七大护法之一的橙青,是一名年约四十的男子,长相一般,但是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像是从未入世一般,一笑起来有一种晴朗的感觉。

  ‘我一直很好奇,不知能否问一些问题。’张元见橙青也算一个和蔼之人,便壮着胆子问道。

  ‘只要不是关系道南疆与我族的密事,定当知无不言。’橙青一脸微笑的看向张元说道。

  ‘嗯,那就先多谢护法了,我们如今漫无目的的行走,不知要走到哪里?’张元问出了一个心中一直想问的问题。

  橙青一听,也不慌不忙,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浮生,回答道‘那就得看圣女的指引了,我只负责带着你们往南走,传言八族在万重山隐匿,不到危难关头不会出山,非八族之人根本无法进入,我们要去哪,怎么去八族之地,得要看圣女受到如何指引,我们该往走。’

  听完橙青之言,在场之人除了张元与锦云,其他人都看向浮生,一时间浮生有些不知所措,一脸迷糊的说道‘橙护法,那我根本不知该如何走呀?’

  ‘圣女不必担心,我们继续往南走便可,到了地方,你便会收到指引,带领我们去哪里,如今你们只管在车内静坐修行便可,其他的事暂时交由我来即可。’橙青一脸谦卑的说道。

  ‘原来如此。’张元若有所悟的点头,然后又接着问道‘橙护法,我不知可否问你一些关于修炼上的不懂之事?’

  ‘昂,可以,只要是我能解惑的,定当告知。’橙青一听要说到修炼之事之上,顿时眼前一亮,开始指点张元不懂之处。

  一旁的浮生见此,也不好打断二人的交流,与张元点了点头便起身向一边走去。浮生赶走没多远,锦云也起身跟随其后,也不吭声。

  ‘我能和你说会话吗?’浮生来到不远处的一颗树下,转回身看向身后的锦云,问道。

  锦云似乎知道了浮生想要问自己一些事情,但是面无表情的她就那么看着浮生,没有任何语言或是肢体上的回应。

  浮生看着眼前之人,皱着眉头,又说道‘我不知为何,见到你突然感觉到一股暖意,我的内心告诉我,你对我没有任何坏意,只想保护我,除此之外别无他事。’

  这一次锦云不再是默不作声,只是微微点头,然后又做了一些奇怪的手势。

  一开始浮生以为锦云是一个哑巴,但是自己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发觉锦云是自己不说话的,好像有难言之隐。

  ‘既然你有你的难为之处,我便不在问你关于我娘的事情,但是我是被骗回来的,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浮生问了半天关于自己母亲的任何事情,但是锦云只是一直摇头,没有告诉自己任何事,浮生感觉锦云如此,像是在保护着什么,不得已,便打消了念头。

  锦云见浮生不在问自己任何事之后,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异样之色,背对着她的浮生根本看不到,那异样之色中带有一丝弄弄的疼爱之色。

  ‘这个地方我不想待,等我去玩了万重山,浮屠殿,我要离开这里,离开南疆,你会阻止我吗?’浮生看了一会夜色,突然对着背后的锦云说道。

  锦云没有任何表情的站在那里,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浮生,浮生说完之后慢慢转过身来,看向锦云,二人就那么对视着。此时的浮生该看去锦云,锦云的外貌像是一名芳龄少女,眉清目秀,但是一股高傲与冷霜将人拒之千里外。此时的锦云在月光照耀下洁白的肌肤晶莹剔透,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你会帮助我还是阻挡我?’浮生不依不饶的问道。

  锦云见此,也不做声,静悄悄的站在浮生背后,像是在等待她发布号令。

  浮生笑了,浮生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如此笑过,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笑起来,就那么笑着。但是自己笑着,对面站立的锦云却是一脸惊愕。

  浮生突然感觉自己对身体失去了控制,只感觉自己就那么站在那里,对着锦云傻笑着,不作言语,但是对面的锦云却没有笑出来,而是惊愕的看着此时的浮生,突然俩行清泪顺着俩家滑了下来。没错,锦云不知为何,看到浮生的笑容尽然哭了,哭的那么随意,那么自然,那么突然。

  浮生起先心中害怕自己为何突然不能控制自己,但是看到死死的看着自己的锦云突然落下泪来,这让自己瞬间一惊,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自己突然会如此,而锦云却落泪了,这是为何?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又太快,来不及给浮生思考的时间,自己便突然感觉浑身无力的向一边倒去,在倒下的瞬间,一双温暖的双手将自己扶住,慢慢的放向一边的树旁,此人正是恢复原样的锦云。

  ‘刚才发生什么了,是我眼花了还是怎么,你哭了?’坐在树旁浑身无力的浮生看着一旁的锦云问道。

  锦云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看着自己,宝护着自己。

  这一晚。张元收到了指点,极大了解惑了自己在练习剑法与功法上的一些错误与不解,在于橙青求教完之后,便急急忙忙的回道车内,开始入定修行,一改自己以前的错误。

  另一边的浮生与锦云,二人不知交谈了什么,回来之后浮生也进入了车内,锦云也跟着进去了,这让周围的闵月护法与教众好一阵稀奇,但是越过半晚的困意却袭睡了这些人......

  第二日,一行人继续向南走去。

  车内。张元蜷缩在马车最里面的一角。一角醒来发现眼前有一个死板连的女子在观察者自己,这让刚刚大梦初醒的张元大吃一惊,啊的一声尖叫,吓得自己蜷缩了起来。

  张元如此的行为,惹的浮生在车内好一阵大笑,而锦云却一脸鄙视之色看着张元,感觉张元大惊小怪。

  ‘浮生,你过来。’张元蜷缩在一角,拉了拉浮生的衣角,嘀咕着让她过来,要和她对耳语。

  浮生听后也没过去,小声的说道‘说吧,没事,锦云是自己人,不是外人,不用害怕。’浮生还是感觉有些好笑,边说边笑道。

  看到浮生在一旁还在偷笑,张元感觉自己此时就像一个红苹果,尴尬的不行,扯了扯衣角,感觉太热,想要出去透透气,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可刚从角落里起身准备出外面,马车突然一晃,自己顺势掉在了一边。

  ‘什么人,出来,鬼鬼祟祟的偷袭,算什么本事!’车外传来了橙青的叫喊声,车内几人刚从晃动中稳定身形,便听到外面好像有人来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