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七十三章 怀疑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橙青的异样目光被走出马车靠在树旁的锦云尽收眼底,而浮生也是在一旁聚精会神的观看,被演示剑法的袁文至也看到了。锦云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剑法,似乎在想着什么,没过一会便走向篝火一旁的浮生,指了她一下。

  正在全神贯注观看袁文至演示剑法的浮生突然被背后的锦云指了一下,回头一看,锦云正示意让其查看不远处的橙青,浮生一看,心中动时咯噔一下,想了一会后,便与锦云点头。

  锦云明白了浮生的用意,自己走到了袁文至身前,开始山下打量起了他。

  正在一边演示剑法,一边见到锦云与浮生不知在干什么,没过一会便走向自己的袁文至,心中瞬间打定了一些主意,便停止了演示,收起手中木棍,一拱手道‘锦前辈,晚辈有幸与前辈一见三生有幸!’

  被袁文至这一句前辈叫的,在场之人除了橙青,无不是目瞪口呆。教内之人平日里只见其每日只在自己的活动范围,不曾走动,他们只是知道教内的这个人,连教主都要忌惮三分,但是从未见其出过手,如今眼前成名南疆许久之人突然开口称其为前辈,而被唤做前辈的锦云看着怎么都只有三四十的样子,让人不得其解。

  锦云不以为意,随手捡起地上一根树枝,看了看,一只手往后一背,闭着眼睛,伸出树枝指向袁文至,这一动作做完之后,在场之人瞬间犹如屏住了呼吸,只有晚风呼呼的吹着,篝火烧着木头发出噼啪之声。

  ‘前辈见笑了,晚辈在自负,也不敢与前辈动手,根本没有一战之心。’没有一丝犹豫,袁文至瞬间将手中的树枝扔在了一旁,哈哈一笑说道。

  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让在场之人在此惊奇起来,南疆的武斗不战而败,不,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心便投降了,闵月教内居然藏着这么一位人物,一位让所有人都感觉无关轻重,甚至一度有人怀疑此人是教内什么人庇护,而如今袁老的表态彻底将教内的传言打落一空,一位南疆成名人物,不敢接受锦云的挑战,直接认输,这可不是吹捧出来的。

  橙青见状,刚忙从篝火旁起身,来到二人身边,开口道‘前辈,袁老虽然精通剑道,可是炼体士与练气士之间的差别.....’

  锦云听完橙青话语之后,睁开了眼睛,将树枝扔在了地上,看了二人一眼,一个闪动,出现在张元身后,抬脚轻轻一踹张元腿部,再接着一个闪动,出现在了张元身前,而张元正好被锦云一脚踹的失去重心,向前一跪。

  锦云对着跪拜在自己身前的张元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只是回头看了二人一眼,便又走回马车内。

  这瞬间发生的事情让在场之人有些难以接受。一个平日里闵月教没有任何贡献之人居然让一名仅次于教主的护法称其为前辈,南疆剑道之首的宗师袁文至不敢与其对抗一招,而刚才一瞬间,似乎还将同行的一名少年收为了弟子,众人没有心思羡慕张元,只有在心中在幻想着张元以后将被如何折磨。

  浮生见状,赶忙走了过来,吩咐众人继续各行其是,拉着张元便走回车内。

  另一旁的袁文至与橙海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那一层意识,但是二人又眼露忌惮的看了一眼马车内,想起了锦云,便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只得相互望了一眼,紧接着看了看篝火处的食物,又看了看树梢上的月亮,便走到了篝火旁坐下,开始相互交流心得.....

  马车内。锦云进入马车后端坐在最里面,看着马车车口,没过一会,张元与浮生便相继而近来了。

  待做好以后,浮生靠近锦云,小声的嘀咕道‘云姐姐,刚才那一套剑法有什么不对吗,为何你会如此在意他二人看向生康的眼光?’

  锦云听完之后,眼睛死死的盯着张元,而张元同时感觉到丹田处的滚烫,紧接着自己的身体感觉被锦云窥探的清清楚楚,什么都知道了!

  锦云看完张元后,开始上下打量张元,颇有一番想要将张元研究个明白的意识,而且从未笑过的锦云突然歪起了嘴笑了一下,这让车内的二人瞬间感觉不可思议,张元与此同时也是更加好奇自己,是什么让一个如此冷傲之人有了兴趣。

  锦云再三观察张元之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似乎在想着什么,俩只眼睛咕噜噜的转着,过了一会,便打着手势。

  浮生与张元二人看着锦云打着的手势,心中便知道了,他们二人所练的剑法,当年是一部所有门派都梦寐以求的剑法,看锦云比划的手势与脸部表情,二人心中是肯定,外面那二人大概看出了张元的剑法,但是在猜测,在还未确定之时锦云出手阻拦了,还当着他们面的收了张元,警告二人,但是最后会怎么样,锦云也不得而知,而眼下便是先抵达万重山,说完这些后,锦云便又闭目眼神开始,不在言语。

  丢下面面相觑的二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对方心中看出了苦不堪言四个字。本来就是拼凑的功法,有一招没一式的,而且此功法还异常霸道,如若不在规定期限内炼成,还会爆体而亡,刚才张元询问袁文至而所得的结果,瞬间让自己这几日不明白之处茅塞顿开,本来心中感觉若是可以,这一路有此人指点,说不定自己能很快突破到第三层也说不准,可如今,这套功法只能他二人相互揣摩前行,还不敢让人知道二人练有此功法,真是难上加难,想到这里二人便头大......

  篝火旁二人一直等到众人睡去,才相互对望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四周。马车内此时是全无声息,那三人因该都睡去了,周围闵月教众教徒也各自安息下了,二人便慢慢离开篝火,走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树林处。

  ‘怎么样,是三花祖师的剑法吗?’橙青看了看四周,感觉没有异样之后问向身旁的袁文至。

  袁文至也是在打探着四周,听完橙青的提问后,慢慢的回答‘现在我也不敢确认,但是八九不离十了,在我刚才将那名少年不解之处演示出来之时,我看到了此人眼中的光芒,是明白了的道理,虽然最后没有回答我,但是我差不多,敢肯定了。’

  ‘那么,他现在已经中了剑毒了吧,若不修到第二层,便会爆体而亡?’橙青想了想,说道。

  ‘这个也是你我从书籍之处翻阅而来,具体何为还不得而知,但是此人差不多了,明日我在试探一下便知。’袁文至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看了看黑暗的星空,说道。

  ‘袁老此言说的轻松,刚才锦云的所作所为,你我都看到了,那就是做给你我二人看,她也看出来那小子的剑法来路了,我知道她对此剑法没有一丁点想要之意,但是我怕你我二人联手也不是其对手。’澄清意味声长的说道。

  一想到锦云,袁文至也是一脸头疼,想了想便问道‘也不知橙护法是否可以告知,在不违背你闵月教的教派之前,告诉我有关锦云的事情呢?我也是听其传闻,没见过其真正实力,不知是否是浪得虚名?’

  橙青一听,嘿嘿一笑说道‘起初我也不信,而且一度找教主理论过,可是一直没有被教主同意过,反而教主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可以把闵月教翻个底朝天,可以挑战任何护法,甚至是他,但是不能惹锦云,若是锦云动了杀心,想要杀一个人,不管是南王,还是其他什么人,他不会出言相劝,帮助他人就更别想了,自己此生不会与锦云交手,因为不是其对手!’

  ‘什么!闵教主是这么说的?这个锦云能有如此厉害的地步?’袁文至听完后,一脸吃惊的表情久久不能散去,紧接着提问道。

  ‘这人可以随意出入我教派任何地方,这是教主吩咐的,她若想去哪里,尽情让她去,任何人都拦不住。’橙青看着眼前一脸吃惊表情的袁文至,接着说道‘关于她的一切记载,都被人消除了,我历时多年,都为查出是谁,锦云的身世,她从哪来,以前干什么的,一个字都没有,如此修为高之人,居然没有一丝记录,这是我最忌惮她的地方。’

  听完橙青说出了自己这么多年心中的一块病与自己动手后的现实,袁文至深深的在心中打定主意,此人,此生若不能为己用,也要向其靠拢,一个完整的记录都没有,而且没有一丝痕迹,仿佛根本不在南疆一般,是何修为至今是个谜,想了想之后便说道‘既然如此,你我二人只能各报其主了,让他们去定夺吧,如此棘手之人,我们二人还是不要惹的好......’

  这一晚,虽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可是却比发生任何大事都严重。剑法的败露在将来会给张元带来什么麻烦,本来难练至极的剑法,还不敢与人交流,只能靠他二人之间揣摩前行,而锦云也明确的表示了,她知道此剑法的弊端,之间也不需要这一套剑法,懒得指点什么,只顾自己闭目养神。

  入夜的马车内,张元慢慢的进入了梦乡,来到了阔别已经的地方。自己刚做好,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变化的地方,心中恢复了往日的心性,不在时刻警惕什么,放松的躺在了草地之上,身旁小河哗啦啦的留着,甚是狭隘......

  自己舒服了一会,便又一脸惊奇的坐起,嘀咕道‘许久不见,小鹿去哪里,自己都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为何它到现在没有出现。’

  话闭,草丛处发出细碎的声音,草丛一个晃动,小鹿慢慢走了出来,但是走出的小鹿让张元却是惊呆在了原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