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七十五章 剑胎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车内的禁制慢慢的散了开来,随之而来的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充斥了周围,让人闻之直呕。

  浮生闻到这股血腥之气感觉非常熟悉,看了一下俩边的橙青与袁文至,抱拳说道‘还请劳烦二位护法一二,我这就进去看看如何了,这股血腥之气我恐周围一些开了灵智的异兽来袭,接下来还得靠二位!’

  二人听后也回礼称是,告知浮生切莫担心,外面有他人与其他教众,一切放心。

  浮生听后连连点头示意感谢,随即便拉起车帘走入车内。

  刚一进车内,便被眼前的场景震慑住了。锦云在一旁在运气,张元倒在血泊中,浑身与五官到处都是血,车内浓烈的血腥之气异常浓重,现在自己也明白了为何这股血腥之气如此熟悉了,原来是张元散发的自己留在他体内的精血,自己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便打坐在一旁,等待着锦云的醒来。

  锦云见浮生进来了,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浮生,又看了看张元,示意其不要惊动张元,然后又用肢体告知让浮生也出去为其护法,再过一会锦云说的大致意识是张元还会有一瞬间转变,而这次转变却是至关重要的,也会受到外力的干扰,一切要保护周全。

  浮生会意之后,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重重的向锦云点了点头,锦云微微一笑。然后又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张元,满眼的担忧,但是如今自己也无能为力,只有相互之间的精血血脉关联让自己感受到对方现在只是昏迷,抿了抿嘴,便悄悄退了出去,护在马车周围。

  周围护着马车的一众见浮生走出马车,脸色异常凝重,在马车一旁小心护着马车,便都感知接下来不会太简单,各自又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惕的注视着周围。

  而车内的锦云此时恢复了元气之后也是一脸诡异的看着张元,这功法也太诡异了,眼前之人修为如此低下,此功法如此霸道,以前只是听说过,当年此功法一旦流落处消息,闻者是风云而至,为抢夺剑谱是争的你死我活,如今乍一看,此剑法缺如不辱其名,只是单一的小层突破,居然真气逆流,淬炼全身。

  想到此处,锦云看了一眼张元,准备不以为意的继续想事情时,自己猛的发现了什么似的,又扭头死死的看着张元脸前的血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倒地地上昏迷的张元此时若是清醒的话,也会被自己脸前发生的事情吓一跳。自己七窍流出的血原本流淌在了身边,此时却像有了自己是思维一样,慢慢的顺着流出的方向,又慢慢的流回了张元体内,这一切是这么的诡异,让人看了感觉诡异异常。

  锦云皱着眉头,看了看张元,又看了一眼车外,心中顿时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眼中露出了羡慕的神色,看着张元。此剑法如今一些原委锦云在通过张元似乎摸清了一些。三花祖师的门派当初是如此辉煌,无人能敌之境,而如今落得个销声匿迹,是有原因的。

  究其功法尽然如此霸道。练此功法者,受着突破期限的限制,若在制定如期之内无法突破下一层,便会爆体而亡,这原本就已经够让练习者胆战心惊了,而练习者却不知,在自己满载高兴的突破时,却又隐藏了另外了一个危机。这股剑气的暴戾居然如此强劲,在修者突破下一层时,居然会自行在其体内运行,淬炼其筋骨,让其经受一次脱胎换骨,若是没有准备好或者是身体差劲之人便会无法承受真气逆行,强运攻心的危险,而当场七窍流血,浑身血脉尽爆而亡。

  想到此处,锦云又看了看眼前昏迷之人,心中顿时羡慕不已。浮屠氏族的精血,那可是天材地宝都无法比拟的,而眼前之人居然有幸得到了浮生的精血,若不是在最后紧要关头,浮屠氏的精血爆发出了强烈的生存气息,恐怕眼前之人刚才在突破之时的戾气攻心之后便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而如今因为他自己的机缘,救了自己一命,现在目前唯一害怕的就是等一会他的剑气归心,突破到第二层,行成剑胎,自己从来没有见识过,而眼前这人看着如此模样,多半一会没有一丝力气来笼络这剑胎之气,自己甚至好奇。

  ‘呜~~~’‘嗷~~~’‘嘎~嘎~嘎!’在锦云还在思量一些事情之时,车外远处森林内突然想起了数声惊吼,锦云先是一愣,眉头一皱,然后又看向倒地的张元,自己瞬间反应过来,拍了一下自己脑门,自己一时在想眼前之人的奇遇,却忘记了,浮屠氏的精血散发出的诱惑,让周围开了灵智的异兽有了感知,会来袭击。

  车外几人听到附近出现了兽吼,不由得缩小了范围,向马车靠拢。浮生看了看周围,又看了一眼正疑惑的盯着车内的看的橙青,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赶忙想了办法说道‘橙护法,此地出现的异兽不会有太过强大的吧?’

  正在嘀咕车内的橙青听到浮生问道,赶忙收回心禀报道‘启禀圣女,此地从未有过传闻说有高阶妖兽,最多只是一些一二阶的地兽,危险不大,只是要小心一些地行兽突然从地底直接来到马车下方,其他别无大碍。’

  ‘那好,车下便劳烦橙护法了,我与袁老提防四周。’浮生看了看周围,远处一些树木开始有了轻微的晃动,皱了皱眉头说道。

  ‘圣女放心,此地的地兽还不会放在老夫眼里,尽管来吧,我会尽数斩杀的。’一旁的袁文至不知多会拿出一剑,横握在身前,一脸威严的看着四周,而手中之剑却是看着在普通不过,与一般浪人剑客手中所拿之剑一般无二,剑鞘身壁处还有几道醒目的裂口,但是此时没有时间让浮生在细细观察,只能集中精神观察着四周。

  车内的锦云一反应过来之后,便又打出了刚才的双层禁制,很快便又将张元圈禁在内,而倒在血泊的张元此时还和刚才无二,只是刚才一滩的血迹此时却悄无踪影,仿佛此处从来没有过一滩血迹一般。锦云出手再快此时已经晚了,周围很快便聚集了一部分妖兽,团团将马车围住了。

  ‘没想到此处竟然有如此多的妖兽,看来平日里没少在隐匿上下功夫,要不然我附近修仙门派的修仙者灵兽都不够使唤。’橙青看到聚拢起来的妖兽,远远超出了自己想象的数量,一脸嘲讽的说道。

  ‘放心吧,有老夫在这,这些一二阶的地兽根本造不成危险,最高级的三阶地兽在最后放,貌似处开了灵智,没有急于过来,在一旁观望,我等要它也无大用,不来侵犯我也懒得收拾它,眼前这些处识道灵没有灵智之辈既然要来送死,我也正好那它们祭剑。’袁文至说罢,身形一扭,对着背后蠢蠢欲动的一群妖兽杀了过去。

  浮生这边的妖兽只是聚拢的将他们围住了,却没有一个上前一步,只是在光望着,浮生警惕的看着周围的妖兽,顺便回头看了一眼后方。只见袁文至手中之剑拔出,没有任何嗡鸣之声,也没有任何光辉,只是犹如一个普通人拿着一把普通剑,唯独不普通的是在袁文至身后的低阶妖兽起初是蠢蠢欲动,如今是抱头鼠窜,更甚者已经吓瘫在地,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脑袋,浑身颤抖着。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也太快了,后方的妖兽原本只是看着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拿着一把破剑向它们袭来,却不料自己在一瞬间被这个普通人拿着一把普通剑将自己削为俩半,自己一脸的蔑视看着眼前的景物突然自己动了起来,周围其他妖兽是一脸惊诧的看着自己,自己还在纳闷时,只觉得扑通一声,自己突然掉落在一旁,而不远处一截只有下半身的与自己同种族的妖兽上半身不知去了何处,至此自己便交代在了这里。

  靠在后方想要挤到前方的妖兽突然看到前方的妖兽突然被人分了尸,一些靠前的妖兽纷纷向后逃来,自己一脸迷糊,转而又看向前方时,看到一个普通之人提着一把普通之剑慢慢的走了过来,而周围的妖兽不是跑的,便是吓得抱头倒地颤抖的,然后自己突然感觉自己飞了起来,看着周围的事情,在自己最后的一刻看到了下方自己的身体.......

  袁文至的雷厉风行是经过自己多年的实战总结出来的,眼前这些低灵智妖兽,若不铁腕震慑,便会不要命的往前突袭,而自己在它们还在试探自己时,便拔剑相对,在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周遭一些倒霉的妖兽发起狠劲,如今的现场便是大部分妖兽扭头逃窜,还有一些干脆吓得已经失去了逃跑的机能,颤抖的拜服在地上,还有一部分便是已经被分尸的妖兽,静静的躺在那里......

  浮生与橙青看着眼前瞬间发生的事情,心中都不由的佩服不已,如此多妖兽,即使他们能够轻松斩杀,可是其他低修为之众必然会死一大半,而如此紧袁文至一人突然发难,将妖兽震慑住,吓跑,无形中给队伍带来了很大的收货,个个心中佩服不已。

  ‘袁老毕竟是南疆的武斗,只是随便一出手便将我等的危险化到最小,橙青佩服之至,五体投地。’橙青佩服的来到袁文至身旁,躬身一说。

  ‘快快使不得,若说我刚才那一击你等佩服不已,而如今的橙护法躬身拜谢救难教众之心却是我等该学习之势。’袁文至扶起躬身的橙青接着说道‘以橙护法如今之地位,肯为一些一般教众拜谢他人,才是我该学习的心智......’

  二人相互吹捧完之后便相视哈哈大笑起来。

  浮生在一旁也是好意的点了点头,又扭头看向了起先袁文至所指说有一般妖兽藏匿之地,还在警戒着。

  ‘圣女不必在小心了,那只妖兽早已经走了,在我击杀第一只妖兽之时便隐匿逃走了。’袁文至与橙青来到浮生身边,慢慢的说道。

  浮生听后点头说道‘袁老的威名,如今是见识到了,佩服之至。’

  ‘圣女过奖,我等雕虫小技,怎敢在圣女面前卖弄......’袁文至回答道。

  待浮生刚要在说什么时,马车内突然泛起耀眼白光,此时是中午时分,马车的白光却将此处照耀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