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八十八章 怪人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大门打开的瞬间,张元与巫喧和同时看去,一名中年男子推门进入。

  ‘师傅,你回来了?’巫喧和一见来人,乖巧的起身,说道。

  ‘他怎么样了,你和他说了吗?’那名中年男子进门后问道。

  ‘回禀师傅,他愿意,他自己亲口答应的。’巫喧和说道。

  张元看向中年男子。此人面无表情,长相一般,但是其光秃的头顶与没有一丝眉毛的眼窝却让张元一直注意。

  ‘小子,你家长辈没有告诉过你,盯着别人的异处直看,是很不礼貌的吗?’中年男子瞟了张元一眼,径直走到一旁桌子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说道。

  ‘前辈,是在下无理了。’张元瞬间感觉尴尬的无地自容,慌乱中不知如何是好。

  ‘哼,你的小命可在我手上,若在如此无理,你自己想清楚吧。’男子一脸严肃的说道。

  ‘噗~哈哈,哈哈哈哈’一旁的巫喧和却一副再也忍不住的模样,噗呲一声,哈哈大笑起来,一旁的张元本来很是尴尬,如今又听到巫喧和哈哈的大笑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这师徒二人是何等怪徒。

  ‘怎么,为师不像很正派,很严肃的人吗?’男子放下茶杯,瞪了巫喧和一样,说道。

  ‘师傅,他如此如此模样,怎敢不信,你让他跳悬崖,他现在都信,但是,哈哈,我不信啊。’巫喧和继续哈哈的说道。

  ‘算了,下次得找个你不在的时间里,在严肃的对待他人吧。’男子打了个哈哈,伸了伸懒腰说道。

  ‘我师傅,可不是如此严肃之人,与他在一起,逗得你每天得哈哈大笑,如今突然看到你来了,想威严一把,没能成功。’巫喧和看着一脸茫然的张元,解释道。

  张元听后,感觉自己嘴根子开始抽筋了,一个如此模样之人,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却在平常中是一名欢乐之人,自己又会想到刚才,便放松了心态,咧嘴也笑了起来。

  ‘俩个傻子看着对方像傻子而互相嘲讽吗,怎么对视上了。’一旁的光头中年男子斜视了二人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师傅,你输了,哈哈哈,今晚的饭和碗,是你的了。’巫喧和松开了掐着张元胳膊的手,扭头看向正一面痴呆状的中年男子,哈哈大笑道。

  张元感觉自己左眼眼角一滴泪水滴了下来,此女子瞬间掐着自己,让自己跟着她一起咧嘴傻笑,原来是为了这,看着已经开始发青的手臂,疼痛处犹如转进来一条小蛇一般,迅速蔓延全身,疼的他咧着的嘴张的更大了。

  ‘行了,别装了,你是她胁迫的,我能看出来,我的失败记在他的账上。’光头中年男子看着咧大了嘴巴的张元,说道。

  ‘他不能懂,怎么记在他账上,师傅,你输了,不管,今天晚上的饭你来做!’巫喧和瞬间不高兴了,伸手抓住旁边一筐草药,说道。

  ‘哎呀,姑奶奶,可使不得,那筐草药的价值,你比我还清楚,可使不得,你赢了,帮我去院中收回草药,我这就去做饭。’光头中年男子看到巫喧和准备拿起她旁边的一筐草药,瞬间脸色一变,双手一摇,哀求道。

  ‘哼,愿赌服输,说傻子的人做饭,你说了,不要推卸给别人。’巫宣和一脸怒气的看着光头中年男子说道‘小心将来我把你葬在万泉山脚下!’

  张元听完之后,再也忍不住了,哈哈的大笑起来,自己哪曾见过如此的师徒,师傅没有一丝尊严,弟子肆无忌惮的说着,他今日一见,可算开了眼界。

  ‘小子,你笑什么,别以为你瘫痪在床我就没有办法,等一会给你配药之时,我给你药里放点奇痒难止之药,让你好生舒服舒服。’光头男子一脸晦气的看着张元,没好气的说道。

  ‘前辈,别,我错了,前辈,别,等我好了,做牛做马都可以。’张元听到光头中年男子的威胁,心中顿时感觉大事不好,赶忙求情之后,又一脸哀求的看向巫喧和。

  ‘怕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嘲笑他就嘲笑他了,你想知道他在巫华一族的称号吗?’巫喧和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远处准备走去厨房的光头师傅,声音不高不低的说道。

  ‘逆徒,你敢!你真当为师不敢打你吗!’中年光头男子像是被雷击了一下,定在原地的身形突然一个转动,扭过头来,愤怒的身体颤抖不已,端着的草药筐早已掉在地上,地上的草药横七竖八的散落一地。

  ‘老东西,说,刚才是不是又悄悄跑去巫贤哪里去了,又悄悄告密去了,是吧。’巫宣和突然不知为何,大发雷霆的骂道。

  这师徒二人瞬间的改变,让一旁的张元害怕不已,如此孩子心性的二人,是如何成为师徒的,这若是在为自己医治之时,突然二人吵了起来,自己小命岂不是不保,张元瞬间感觉自己刚出了虎口,又入了狼窝一般,欲哭无泪的看着吵闹的师徒二人。

  ‘你可不要瞎说,你不喜欢见到他,为师当然也不能见他了。’光头中年男子突然犹如泄了气一般,越说声音越低。

  ‘那你给我解释下,这个是什么?’巫喧和伸手一指,在光头中年男子刚才坐着的一张椅子上,散落着一朵三色的花朵,静静的躺在椅子上。

  光头中年男子顺着巫喧和所指方向,看向了刚才自己坐着的地方,一朵三色之花静静的躺在那张椅子上,像是在等待着他如何收场一般,三朵花瓣齐刷刷的朝着光头男子的方向。

  ‘三色璇只有巫贤在种植,怎么,你是在巫霞谷找到的吗?’巫喧和咬牙切齿的一步步逼近光头中年男子说道。

  ‘不是,徒儿,你听为师与你道来,这三色璇有何药用,你知道的,是治此人不可缺少的一味药草,全巫族只有巫贤才有,我不找他,找谁啊,但是为师肯定没有说其他的,为师对天发誓!’光头中年男子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苦苦哀求着巫喧和。

  ‘你还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那么容易欺骗吗,老家伙,你葬在万泉山下就这么定了,今晚的青光,你自己说吧,吃不吃。’巫喧和挽起袖子,站在光头中年男子面前,不知是不是因为光头中年男子认错的原因,原本高巫喧和一头的光头中年男子,此时看着像是一个小孩子,仰望着眼前的黑暗......

  ‘不是,为师好歹也是巫族下一代巫贡候选者,你给为师一个青光,这几日如何见人啊。’光头中年男子听到青光二字,瞬间像是奔溃了一般,在也顾不得什么,就差下跪求饶一般。

  ‘巫贡,就你这模样,还要当巫贡,先把你自己这寸草不生的脑袋治好吧!’巫喧和怒气冲冲的看着眼前的光头中年男子,毫不留情面的喊骂道‘自己快点选,是在这里,还是在里面,不被新来的人看到!’

  ‘姑奶奶,我求求你了,三日不出门,三日!’光头中年男子看到巫喧和已经不耐烦了,哀嚎道‘一个月,不能再多了, 为师像你保证!’

  伴随着光头中年男子的哀嚎声,巫喧和不在与他废话,伸手将其拖拉硬拽拉到了里屋内,一旁躺着的张元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对活宝师徒,在光头中年男子马上被拖到屋内时,挣扎的双脚勾住了俩边门框,伴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啊’与软弱散落在地的双脚,张元犹如看到一个屠夫正将一个猎物拖入了屠宰场.......

  傍晚的天空,太阳一点一点的落下山去,满院子绿油油的草药照射着夕阳的余晖,散发出一道道颜色各异的微光,张元傻傻的看着,什么草药如此神奇,在慢慢的吸收着夕阳的余晖。

  ‘怎么,你对这些草药感兴趣?’不知何时,光头中年男子又恢复了一副严肃之势,来到了张元的身旁,突然开口说道。

  出神观望的张元,被突然的一声吓了一个激灵,浑身抽搐了一下,正要扭头看去,被一直打手挡住。

  ‘继续欣赏如此美景,看我干什么,和我说说,你看到了什么?’光头中年男子此时宛如一位老者,意味深长的问道。

  张元被那只打手拖回之后,看了看满院的药草,说道‘这些药草被你摘了回来之后,应该已经死了吧,为何还会吸收夕阳的余晖?’

  ‘哦?不简单,你居然可以看到吸收夕阳余晖的草莲,就算我巫族之人,没有到达一定境界,也是看不到的。’光头中年男子言语中透漏着些许赞赏与意外,说道。

  ‘怎么,这些形色各异的草药吸收时散发出的光,其他人看不到吗?’张元突然感觉不对,扭头看向光头中年男子问道。

  ‘你这人,告诉你注意观察草药的变化,为何突然看向别人,’光头中年突然看到张元扭头看向自己,感觉把头一扭,边走边说道‘如此棒槌,不教也罢,不教也罢!’说着,摇着头走向里屋。

  看着光头中年男子远去的身影,张元再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自己于此同时终于明白为何光头中年男子甘愿下跪求饶,也不要青光的惩罚,看着连眼圈发黑,嘴唇胀大发红的光头中年男子,张元是硬憋着,哈哈的笑了半天。

  ‘怎么了,那糟老头子又来和我假装德高望重了?’巫喧和从厨房内走出,看到一个人在那傻笑的张元,好奇的走了过来问道。

  ‘姑娘,我有个问题,不知可以问吗?’张元强忍着笑意,问道。

  ‘怎么了,问吧。’巫喧和不明其意的说道。

  ‘姑娘,为何这草药会吸收夕阳的余光,从而散发出各色颜色的光霞?’张元还是好奇的想知道此事为何。

  ‘昂,草莲啊,我师傅又在你面前装疯卖傻了吧,欺骗你说,我巫族之人没有一定境界也都看不出来吧?’巫喧和一脸嘲笑的说道‘这些事巫族之人欺骗小孩,从小对药物产生兴趣,从而专注学习药物的办法。’

  张元听后,瞬间感觉自己犹如一个傻子一般,问了一个白痴问题,也不怪眼前巫喧和一副嘲讽之色。

  ‘这只是一些年份较长,散放在其他药草旁,可以吸收天地精华,从而散发出来滋养其他药草的普通草莲,其他功效没有,只是相当于将一切已经断根无法继续生长保存的药物能够以吸收天地精华从而传导给其他药物已确保其在短时间内可以有原本的药效之用的。’巫喧和嘲笑过后,似乎想起了张元不是本族之人,不明白此物的作用,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不知....’没等张元把话说完,大门突然被人打开,走进一群人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