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志 正文 第一卷初入仙界 第九十七章 巫贤

小说:仙缘志 作者:梦入忆 更新时间:2019-08-25 21:06:41 源网站:棉花糖
   ‘你们几人都进来吧,我有话要说。’门外几人看着屋内,等待着巫贡召唤,如今一听,各自赶紧相继走进了屋内。

  ‘巫贡,如何?’五人进来之后,族长巫遥澄上前一步,颔首一拜问道。

  ‘他,没问题,你们也不必继续担心,继续由遥清照顾便可。’巫贡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也不看屋内五人此时的表情。

  五人听完之后,被狠狠训斥的巫千海是五人中第一个一时间同意巫贡的说法之人,其他四人虽然不敢反驳,但也没有表态。

  ‘怎么,你们三人有何意见?’巫贡睁开眼睛,看向族长巫遥澄三人,说道。

  ‘巫贡,若没有这些,我没有意义,可是如今此人是身份,真的无法确定,就这么任由其在这里,这一俩日之间足够此人行事了。’巫遥澄一脸担忧的说道。

  ‘巫贡,我以为,族长所言极是,不如就按贤归之法,让我们几人在此,也就几日功夫,赶快将此人治疗好,送走便是。’巫遥澄一旁的巫华协接着说道。

  ‘巫贤归,这是你的意见,如今他们二人同意了,你呢?你是否同意?’巫贡听完二人之言后,转而问向一旁不与的巫贤归,说道。

  ‘贤归相信巫贡的耳听,此地,便由巫遥清即可,需要我几人出手时,我定前来。’巫贤归没有赞同他们二人所言,而是认为巫贡之言才是最可靠的。

  ‘那,你们二人如今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巫贡听后,问完巫遥澄二人之后继续闭目养神。

  ‘若是从今日起,巫贤归一同在此,我便同意,不在过问,直到此人离开。’巫遥澄一看,巫遥清没有说话,已经很明显,如今自己在怎么说,也是徒劳,想了一下,便自己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说道。

  ‘哼,到底是当了族长了,翅膀硬了,我的话也不听了。’巫贡听后,闭着眼睛,冷哼一声,自嘲的说道。

  ‘巫贡恕罪,我能当上这族长之位,便是巫贡推举,此生定不敢忘,巫贡的耳听,遥澄也是不敢怀疑,但是此事真事关重大,不得不三思而行,望巫贡谅解,此事一过,遥澄定当自罚!’说完,巫族族长巫遥澄跪拜在地,说道。

  ‘起来吧,你是巫族族长,既然我认定你是族长,这一族走向,便由你带领,我若在继续咄咄逼人,便是我这年老之人以资历胁迫你这巫族族长了,我是将死之人了,可不敢留下此罪名。’巫贡眼皮都没抬,满脸的怨色,悻悻的说道。

  ‘族长,巫贡的耳听可是我族上下一直无人敢怀疑的,你如今这样,可是有负于当初巫贡对你的栽培!还不赶快认错,按巫贡所言行事!’一旁起初被巫贡训斥的最厉害的巫千海突然站出来,指出巫遥澄的不对之处,说道。

  ‘好了,族长便是这一族左右之人,谁人都不可以左右,除非其做出了违背我族族规之事,要不然即使是巫贡也不能,这一点,谁都不可以侵犯,既然遥澄如此决定,便按他的意识办吧,从今日起,巫贤归便在此地一起与巫遥清治疗此人,直到此人离开我族之后,千海,来,扶我回去。’巫贡说完,不由得瞪了巫族族长巫遥澄一眼,转而面无表情的向一旁的巫千海一说。

  巫千海一听,高兴的上前,扶起巫贡,慢慢的随他走了出去。

  ‘族长,巫贡年老,突然如此强横,是为何意?’一旁的巫华协一直注视着巫贡与巫千海走出去之后,扭头悄悄的问向族长巫遥澄道。

  ‘巫贡乃是我一族的核心,无论如何,都是我等必须维护之人,训长此话可不敢在说。’也是一同注视着巫贡与巫千海慢慢出门的巫遥澄,听到一旁的巫华协因为刚才在院中被巫贡恨恨的训斥了一顿,心中知巫协华也只是心中不悦,口快心直,便开口劝慰道‘当初你我二人,可是准备被当做药童培养的,是巫贡动用耳听,才有你我的今日,今日巫贡所然,句句骂到了我们如今治理的缺陷上,如此忠言,少之又少,需我等回去细细品味,巫贡可是我巫族的大贤者,历代受人追捧,从未失策,训长,你觉得呢?’

  听完巫遥澄的一席话之后,巫华协像是被人当头一棒,顿时悔悟,摇了摇头称是。

  ‘贤归,这里这几日便靠你了,有什么事情,赶紧与我们说,不可延误!’说完,巫遥澄看了看一旁默不作声的巫遥清,看到对方满眼的不屑之色,便没有在说什么,转身与巫华协一同走了出去。

  ‘老秃子,听到了吧,不是我要留在你这里的,他们不相信你,没办法,我也不相信你。’巫贤归看着相继走出去的几人,转身对一旁也是默默看着这几人的巫遥清说道。

  ‘老乌龟,让你留在此处,这不正是你巴不得事吗,给你那徒弟撮合媒事,偷我点上等药材。’听完巫贤归之言,巫遥清一脸鄙视之色,瞪了巫贤归一眼继续说道‘你留在此处,这几日可是要被你日后的徒媳驱赶喊骂的,自己做好准备。’

  巫贤归本来还在心中偷乐,如今听到巫遥清说出屋内还有一人,便顿时感觉头大无比,看了看一旁正在一脸看戏之色的巫遥清,然后对其哼哼了俩声,撂下一句你给我等着瞧,便也匆匆的出门而去。

  ‘这老小子,不会是准备把家搬过来吧,那我这里可就热闹了。’巫遥清看着快速跑走的老者巫贤归,一脸异样的说道。

  ‘前辈,我这样还要泡道明天早上吗?’一旁一直在观察几人而不语的张元看着一会功夫,一屋子热闹非凡之人,便走的所剩无几,自己突然也感觉突然空落落的,便找了一个理由,问道。

  ‘啊,你还需要后天中午才可以从此缸内出来,到时候,我们几人便联手,为你治疗,那时候,你就痊愈了,可以离开这里了。’此时巫遥清听到张元说话,才瞬间想起屋内还有一人,转身看着他说道‘刚才......’巫遥清欲言而止的看着张元。

  ‘刚才巫贡与我说什么了,是吗?’张元看着想问自己却又没有问出口的巫遥清,说道。

  ‘算了,巫贡做事,比我们巫族任何人做事,都考虑巫族在前,他怎么决定的,那便是他的事,我不管如何,你如今看到了,左右巫族上下的几人今日全部到场了,都是因为你,和你身上的秘密,我也不会问,我只想你真的只是来治疗的,一旦治好,马上离开巫族,不要做什么出格之事,我对你的印象也很好,我不想到时候我会与你以命相搏。’巫遥清看着空落落的房子,突然心内不知为何会如此一想。

  ‘前辈放心吧,如今的我,一个小孩子都能过来将我击杀于此,即使治好了,前辈要杀我,那不是易如反掌,我怎么会如此不知进退,放心吧。’张元一脸微笑的看着巫遥清说道。

  ‘小子,你不要这样看着我,你的笑为何如此胸有成竹,让我看了很不舒服,说,刚才巫贡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你刚才又一直在关注我们几个的表情,在干什么,快说!’巫遥清终于忍不住,脸色一变,来到了张元身前,追问道。

  ‘前辈,你刚才的威严,真的让我相信,你是那种非常厉害之人,真的,前辈,你别动手,真的,啊~~~!!!’张元哀嚎响彻屋内......

  ‘来,放下吧,你今日便与为师在此地住下了,在三日之后,我们在回去。’张元还在饱受巫遥清的言行逼供,突然院外传来了巫贤归的声音。

  巫遥清松开了张元的头发,眺望着院子外,看到巫贤归带着一人,大包小包拎着走了进来,开始吩咐着,便赶紧走出,说道‘老乌龟,你还真把巫贤带来了,你这是要干什么。’

  ‘怎么了,你平日里没少趁我不在时,欺骗我这乖巧的徒儿,骗吃骗喝还拿,我今日带着我徒弟来收点老本,怎么,你不同意吗?’巫贤归一脸不悦的嚷嚷道。

  ‘前辈,家师一回去便催促我收拾东西,原来是来前辈这里,巫贤......’一旁一名年约二十出头的男子,一身青色素衣,头发整洁,螓首蛾眉《qín shǒu é méi》,意气风发,见到出来的巫遥清,赶忙施礼,有些慌乱的说着。

  ‘嗯,巫贤想要留下,便多住几日,无妨,若有心思,可以转拜我为师,我爷欢迎至极,老乌龟,别乱看了,巫贤有住的地方,你没有,你打包你的东西回去吧,这里有巫贤就够了。’巫遥清看到巫贤,犹如看到了自己溺爱之徒一般,语气温和切大方,说完之后又转向巫贤归之时,语气一转,像是看到了瘟神一样,狠狠地说道。

  ‘老秃子,你做梦吧,族长吩咐的,这几日我便住下了,哎,这是什么,啊呀,二百年的黄珠,老秃子,这个东西老夫就笑纳了。’巫贤归乱翻之后,在一旁的木框内找到一株黄色,切枝干上结有一颗一颗黄珠般果实的药草,一脸贪婪之色的说道。

  一旁的巫贤看到师傅来到人间院内,犹如回到了自己家中,翻箱倒柜,四处乱翻,不好意识的冲着巫遥清笑了笑,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是好,一脸尴尬的傻笑着。

  ‘老乌龟,放下我的黄珠,那可是我悉心培养出来的,刚摘了准备入药的!’说完,巫遥清像个孩子似的,暴跳如雷的跑了过去,与巫贤归对峙了起来。

  院内像是吵翻了天,赶了集市,热闹非凡,张元在屋中的大缸内听着,感觉此时院子里肯定热闹的很,不由的探头乱看,就在这时,一只手按在了他的头顶,说道‘刚才,巫贡与你说了什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缘志,仙缘志最新章节,仙缘志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